第53节(1 / 2)

殷幸反对地看着他。

“她和旁人不一样,她能领悟其中的道理。”

“好吧。”殷幸无法反对,“如此甚好,你陪我走一趟,我们联手将小胥镇压入海渊狱。”

饶是冷静如殷纪望,也不由的露出错愕的神色。

“我知道你当初是因为想凭借血亲之力,将我从海渊狱里放出来,所以一手培养除了小胥,可是他并没有相应的德行匹配他如今的能力和地位,养不教父之过,我欠下的一切,我来偿还。”殷幸平静地说。

“兄长究竟何意?”殷纪望问道。

殷幸抬头看他:“将我和小胥一起镇压在海渊狱下,我陪他待万年、万万年,身为父亲所欠下的一切道理,我一一重新教给他。”

第76章

殷纪望本欲再见沈晴一面,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好好叮嘱一番,熟料沈晴闭关已经到了紧要的关头,他无法打扰,而五根界各地魔兵纷涌而出,许多小门派已经被贡献,殷幸无奈催促,他只能留书一封,暂时离去。

白鹿接过那封书信,有些气哼哼的,毫不客气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副最好走了就别回来的样子。她听到了最近关于魔兵的消息,隐约有不好的预感,而师公居然在这个时候舍弃师父而去,她直接在心里对师公全盘否定。

陆吹墨送他离去,因而得了他几句叮嘱,皆应了下来,当他说道叶璟比斗之时的弱点的时候,陆吹墨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还是细细听了,全部记住。

殷纪望走后一个月,魔兵的攻势越发地凌厉起来,先后攻占了几个大型门派,连西南的玉音坊都不能幸免,玉音坊主当即决定舍弃门派驻扎地,逃入迷障之中,以此保全了门内大部分人。

陆吹墨知道这根本只是权宜之计。

殷纪望临走前提过叶璟的最终目的是开启逆转大阵,逆转大阵一旦开启,无论躲在山巅还是地缝,都只是祭品。

魔兵一路所向披靡,很快到达了无类宗山脚下,一路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叶璟这次突然提了一个条件,只要无类宗将沈晴一行人赶离宗门,他们便可以放无类宗一条生路。

在外游历的无钵僧已经返回,此刻正和掌门成禹一道加固结界,抵挡魔兵,拢云也正在帮忙,听到叶璟这个条件,整条蛇都僵住了。

成禹加固完成结界,这才抽空回应道:“这个条件听着耳熟,曾经也有人给我们无类宗开过,前任掌门答应了,结果不久就后悔了,生了心魔撒手人寰,也让我失去了我纯真少年时期的初恋——青鸾前辈。所以前车之鉴,你条件开得再好看,我也一个字不答应,咱们今天就一个字——正面刚!”

无钵僧露出牙疼的表情,似乎不想言语,白青抽抽嘴角,最后在结界上缝缝补补,进行着收尾的工作,而拢云盘着尾巴,脸色阴沉地盯着成禹掌门。

“小美人儿,你怎么了?”成禹问道。

拢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摇摇尾巴游走了。

亲娘被人觊觎的感觉可真是烦心透了。为什么自家主人还没有出关?连个安慰的抱抱都求不到。心好累。

·

叶璟听到了成禹的拒绝,几乎是立刻就下令攻山,并不打算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时间,魔兵虽然众多,但是无类宗这些日子也收留了不少因为门派被占而流离失所的修真者,规模堪比数个大型门派,再加上有众人齐心协力打造的结界,一时也不落下风,双方呈现势均力敌的趋势。

秦无垢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情景,叶璟却并不露丝毫焦急。秦无垢见他这般,立刻也冷静了下来,知道叶璟必定还有后招。

果不其然,叶璟示意秦无垢后退,而后取出了几张符箓,他双目紧闭,手掌上下翻动,手势繁复之极,片刻后,他手上符箓燃烧齐黑色的火焰,叶璟立刻将它们扔向远处,符箓落地后形成一个黑色的漩涡,如同虚空一般的隧道,不一会儿,就有源源不断的魔兵不断爬出,如同蚂蚁一般,杀不绝,斩不绝。

无类宗众人面色纷纷凝重起来。

就在这时候,叶璟终于从人群中捕捉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直直立着,并没有出手,拢云拿着她的青玉树,正在她身边成横扫之势,她只是侧着头,和身边的陆吹墨说这些什么。

陆吹墨不住地点头,皱眉朝他的方向往来,直直和他对视。

而后只见她一道手印出手,金黄色的卍直直朝他打了过来,叶璟凌空侧身一避,陆吹墨已经紧紧欺身而来。

叶璟和陆吹墨上次比斗才过去了不久,叶璟能够明显感觉到陆吹墨突飞猛进的突破。也许并非是突破,只是那个人,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刚刚在告诉她的小徒弟,他的弱点,他的惯性而已,否则陆吹墨怎能如此迅速地掌握主动权?

可惜,她太小看自己,就这些,还远远不够。

指尖黑紫色的光芒微闪,陆吹墨瞥见,立刻翻身飞逃,叶璟此刻却已经动了真火,快速追赶而去。

两人很快偏离了主战场,来到了无类宗后山宽阔的云海阁上方。

叶璟这才注意到,还有旁人在这里,他定眼一看,正是刚刚从前山离开的沈晴。

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叶璟露出兴味的笑容,陆吹墨是特意把他引来这里的,怎么?二对一,来偷袭吗?正是他最爱的场景,只是不知道他温柔善良的师父大人,如何打得下那记闷棍呢。

冷冷嗤笑了一声,他继续跟面前的陆吹墨对招。

即便陆吹墨是佛修,刚好能克制他魔修的招式,可是那又如何,即便她手执灭神剑,所向披靡,那又如何,她依旧不敢和有毁天灭地力量的毁灭之力正面死扛,不出一会儿,陆吹墨就连连后退,有些招架不住。

叶璟得意地看向那道身影,可却发现她一直都没有转过身来。

沈晴面对这红日出升的云海,乌发飞扬,一动不动,似乎身后自己爱徒和前徒弟的打斗不能吸引她丝毫的注意力。

——她不在意,谁输谁赢她都不在意。

这个念头突然在叶璟脑子里生根发芽,他只觉得胸口一阵血气翻涌,喉咙一痒,噗地一下竟吐出一口血来。

陆吹墨趁他分神的片刻,立刻操纵着灭神剑扑上来,叶璟满心的莫名怒气无以排解,发泄式地朝陆吹墨挥动手掌,刹那间蜘蛛网般的毁灭之力将她尽数包裹,她已经是逃避不及。

不远处静立的那道身影终于动了,叶璟看着她进入了了自己的毁灭之力攻击范围里,心间霎时猛地一痛,目恣欲裂:“不!”

他欲收回自己的力量,可却已经于事无补。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看到那个黑发白裙的身影随意地伸出手,那些灼热滚烫,毁天灭地的力量居然听话地随着她的指挥而游动起来,颜色也慢慢褪去了浑身的紫色,变成了极为鲜嫩的绿。

沈晴弹指将那一团绿色弹道空中,只听得一片簌簌炸裂声,像是一团绿色的烟花一样,洒落在地上、泥土上、花蕊上,如同甘露一般滋润,竟催开了半开的花朵,拔高的娇小的嫩芽。

“当年他发觉你炼成毁灭之力后,便不问缘由地要杀你,我气坏了非要保你平安,他拗不过我,只好应了。如今我方才知道,他一定要杀你的理由。”沈晴看着叶璟,淡淡地说。

叶璟知道她口中的他是殷纪望,不由得讽刺一笑:“我搅得这片河山不得安宁,早早杀了我,不就没这种事了。是不是,师父?”

沈晴走进几步,屈膝看着他,抬起一只手来,从容地擦掉了他脸上的血沫:“你还是不懂。”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