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 49(2 / 2)

偶尔的时候,韩枫也会党得,自己的确要强过师父,只是师父修行的时间比他长而已。

有时候,韩枫也会幻想,有朝一日,他若是取代了师父,成为了大陆第一炼

药师,或许,才会是真正的实至名归的大陆第一

现在师父的“第一”称号,其实还是得了师父丹药好处的强者们的抬捧,而

其他更强的炼药师,又不如师父那般大方,自然也就没有个颜面去与师父争第

一的位置。

但若是换成他继承了第一之位,到时候,哼

不过,韩枫心中也非常清楚,那是一段很长的路,或许,要四五十年才能达

到。虽然好强好胜,但是,韩枫更有着理智的判断,二十年后,他能比现在的师

父更强,但是,想要真正天下第一,至少还要二十多年的苦修。当然,如果这中

间能有什么奇遇,或许,就能缩短这个时间。

“如果,你从现在开始学习焚诀嘿嘿,我觉得,二十年之内,你就有可

能超越你的师父,成为真正的大陆第一炼药师,包括传说中的药族,也不会有人

能够与你匹敌。”

韩枫一证,焚诀,有这么强大

“哼,你想诱骗我帮你偷焚决”

韩枫眼睛一睐,看穿了那声音的心思。

“哈哈哈,果然聪慧,天资过人。不错,我的确还想着焚诀,不过我与

你师父一样,都是八品炼药师,你师父不敢炼,必然有着原因,我又岂敢去炼。

只是,不想看明珠蒙尘,你,才是焚诀真正的传人,可是你师父,嘿嘿,私心太

重,不想将焚诀传授给你,其中原因,以你的智慧,应该能想得清楚吧。”

“你是谁。”

“我是你的师伯,名叫慕骨,在中州,也算是薄有名声。罢了,说再多,恐

怕你也不会信我,不如这样,一个月后,我再来找你,就在后山的颗雷击木

旁。”

声音说到最后一旬,已经是从极远处徐徐传来,显是人已经走远。

韩枫脸色变幻了数次,却是执着手中的长剑,来到师父的房间。房角一角,摆着一件木箱,这是沉铁木,坚硬程度不输任何精钢陨铁,箱口被一把玄铁锁锁住。然而,这却难不倒韩枫,斗气徐徐一转,便将玄铁锁完美地开启,这些年,他没少干过这样的事情,偷看师父的东西,自然要有一些能“偷”的本事。

木箱当中装着许多书卷,大多记载着强大斗技的皮卷,还有许多独门炼药

术,但是,就是没有那本焚快。

韩枫眼神微咪,就算他答应了师父不再私看焚诀,师父也仍然是将焚快带走了

第八章惊叛

药尘回来,带回了许多炼药材料,又如往常一般,悉心地对着韩枫教导着新

的炼药术。

“枫儿,怎么为师不在的这几天,你没有用功”

药尘注意到,韩枫的神情有异,似乎发生了一些事情。

韩枫心中一跳,却是飞快地摇了摇头,他也犹豫着,是不是要将一个自称师伯的人来过的事情与师父交代。

然而,心中却有着一道阴影,传出声音,焚诀

师父,从心眼里面就没有信过你,不然,为什么将焚诀也带走了。明明发过誓,绝不会再愉看焚诀的,师父应该把焚诀留在沉铁木箱当中才对,可他却带走了。

师父,根本就没有信任过你。

韩枫这时,正是年少叛逆的年纪,从小又是一帆风顺,心中向来骄满,这时

便觉得,师父不相信他,就是罪大恶极,便是强烈的对不起他。却没有想过,药

尘将他拉扯长大,又无私教他炼药之术,花费了多少心血,又放弃了多少本该属

于自己的幸福。

不说其他,就是玄衣,原本又有着一次情缘,玄衣完全放下了身段,向药尘

表达了情意,原本,这一次两人有机会走到一起,却为了更好地教导韩枫,药尘

果断地放下了。错过这次,以玄衣之傲,又恁么能再接受药尘

之后,也是为了韩枫,药尘了断了与花宗第一美女之间的情丝藕连,不是不喜欢,而是动了真心,真心一动,他又怎么会有精力去教导韩枫。

这是一个最完美的弟子,药尘想要让他真正的成才,到时候震惊天下

这一切,以韩枫之智,虽然心知肚明,再清楚不过,但是,这时,心中阴影一起,这一切的一切,都被抛在脑后,只有生生不绝的嫉恨。

然而,韩枫这时还只是恨,却没有到绝的地步,他心中还存着一丝想法,只要他开口的话,师父一定会将焚诀教给他的。

只是,要找一个机会,证明他已经成长起来,足以学习焚诀了。

而且,他还要验证,那个自称师伯的慕骨所说的话,到底有几成是真的。

心中百转千回,现实当中,不过是刹那间,韩枫笑了笑,却是将自己爆炉之事说了出来,只是将一次失败,说成了多次,然后低下了头,一副等待药尘批评的模样。

他很清楚,只要他一这样做,师父必然不会再追究他任何事情,更不会怀疑他。

果然,药尘大声一笑,揉了揉他的头,说道:“无妨,哪个炼药师,不要经历几次惨痛的失败说实在的,你一直顺风顺水,我才真的担心,哪天你一遇到真正的壁垒障碍,会步入魔道当中,来,我与你说说,还有几处细节,是你不知道的”

是你不知道的是你不知道的是你不知道的

刹间,韩枫的心中,只回荡着这六个字。

师父,果然还是对他留了一手,真如师伯所说的样吗

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不到真正的关头,师父是不会将真正的本事传给

他的。

钻入了牛角尖中,再聪明的人也会走偏。

此时此刻,韩枫便是如此,心中怨怨难平,觉得师父对他不公,却不想想,即便药尘有私心,那又如何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对药尘不诚实,又凭什么要求药尘对他毫无保留

善恶之间,也许只是一念之差,一念走偏,便堕入魔道。一念之下,便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韩枫这时只是压抑住心中的各种恶念,听着药尘的话。果然,是慕骨师伯那晚与他说的,而且,还少了许多内容,到这个时候,竟然还要对他隐瞒。

这样一想,过去教他的些炼药术,师父又是不是还有什么细节,是不曾告

诉他的

韩枫心中揣测着,脸上却是极有天分地做出聆听的神情姿态,并未让药尘看

出任何的不对劲之处。

药尘对韩枫是毫无警惕,哪怕韩枫真的露出了马脚,恐怕,药尘也会视而不

见。

对这个完美的弟子,药尘从来都没有任何的疑心,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

从婴孩养大,这其实就等若是他的孩子一样。

狼子野心,从来都是从贪起始。

一个月后,药尘正忙于炼丹,而韩枫,则借口不舒服,服了丹药,早早便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