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蛮腰 第97节(1 / 2)

锁蛮腰 袖刀 3467 字 11个月前

她的话让陆时欢挑选的思绪中断了片刻,随后扭头看了谢浅一眼,难得正面回应了这个话题:“也许吧。”

也许她当初对温时意真的只是年少无知的喜欢,一片赤子之心,毫无杂念。

可对于温锦寒,陆时欢却起了每个成年人都潜在的欲.念。

不管怎么说,在这场感情里,她付出的已经远不如温锦寒那样多了。

能给温锦寒的也寥寥无几。

眼看着就要分居两地了,陆时欢也想尽量弥补温锦寒一些,至少不能让他一个人付出。

所以临行前的这一夜,陆时欢打算把自己给他。

而且她已经做好了霸王硬上弓的打算,就不信温锦寒真的能顶住她所有的攻势。

谢浅看她心意已决,便认真替她挑了一件黑色真丝吊带的睡裙,带蕾丝花边的,v字领口能展露出更多的春.光。

而且这条睡裙收腰很绝,能将陆时欢那纤细的腰肢的尽善尽美的显露出来。

陆时欢听从了谢浅的建议,将那件黑色真丝的吊带睡裙装进了口袋里,另外带了点洁面洁身的工具,忐忑不安的敲开了温锦寒的房门。

彼时,温锦寒刚洗完澡。

腰上裹了一条浴巾,头上顶着一条干毛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发。

不时有水珠从他碎发末端滴落到胸膛,水珠沿着男人肌理间的沟.壑蜿蜒滑落,十分吸人眼球。

陆时欢便是眼睁睁看着一滴水珠没入了温锦寒腰间的浴巾里,方才烧红脸移开了视线,越过他进屋的。

在陆时欢去洗澡之前,她将装衣服的口袋和包放在了卧室床头柜上。

等男人在洗手间里吹干了头发,她才去冲澡。

然后在洗手间里折腾了一小时之久,最后才想起换洗的睡裙没拿,陷入苦恼之中。

又磨蹭了十几分钟,陆时欢吹干了头发裹着浴巾出去了。

推开主卧的门后,她一眼就看见了靠在床头翻着一本国外名著的温锦寒。

卧室里只留了他那一侧床头的灯,橘色的灯光照亮的面积并不广,所以偌大的卧室里光线还是比较昏暗的。

听到陆时欢进门的响动,温锦寒合上了手里的书,随手放在了床头柜上。

顺便也关掉了床头那唯一一盏灯,让整个卧室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全程男人没看陆时欢一眼,只温声道:“今晚早点休息,你明天要在路上折腾很久,得休息好。”

陆时欢轻嗯了一声,借着窗外翻入的一缕月色到了床畔,掀开被子躺进了被窝里。

温锦寒习惯性的探手来抱她。

将人搂入怀中的那一刹,男人全身僵住了,像是被触到了身体某处的开关,连大脑都停止了思考,只剩下一片空白。

陆时欢进入被窝前已经把浴巾扔在了地上,所以当温锦寒拥抱她时,她的身体也崩成一张弓箭上的弦,心跳参差不齐,前所未有的乱象。

“抱歉欢欢……”温锦寒回过神后的第一反应是退开,怕自己唐突了陆时欢。

结果陆时欢却翻身抱住了他,不让他退。

男人只好僵直身体一动也不敢动,与陆时欢一起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大概三五分钟过去了,他怀里才传出沉闷却羞涩的女音:“我明天就要走了……这一走可能很久都见不着面了。”

“锦寒哥,我很害怕,我怕时间和距离会消磨我们的感情……你就让我切身感受一下你对我到底有多爱,在我身上留下你的烙印……”

“行吗?”

陆时欢循循善诱着,明明自己也很紧张、害羞,却还是铁了心要把这个计划贯彻到底。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