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节(1 / 2)

完美失控 Dr.Solo 3861 字 15天前

盛野伸手摸了摸谭阵的耳朵,低声喃道:“是不是发烫了啊?”

未剪辑版里多了很多电影版没有的镜头,没有后期和配乐,谭阵说话的声音是他平日里真实的低沉,他流着汗,一举一动充满力量,凝视的目光里有岩浆,有熔岩,沉默沸腾。盛野觉得谭阵明明还好好的,能下工地,能送外卖,能轻轻一抱就抱起自己,能抱着自己上整整七层楼……

“你抱我的时候,我真怕你抱不动,但你一下把我抱起来了,我就觉得……”眼泪在眼眶打着转,“完了,你是我的超人,我这辈子栽在你手上了。”

四个多钟头的未剪辑版,盛野就这样握着谭阵的左手,一口气看到了午夜,到结局时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泪流满面。

他俯下身,把脸埋进谭阵的手里:“快点醒过来,像电影里那样和我说话吧……我真的好想你啊……”

电影结束了,病房里只有他哽咽的声音,他双手捉着谭阵的左手,放在自己脸颊上,额头上,假装谭阵还在抚摸他,安慰他,这只手,他上午时才替它修剪过指甲,剪完后便与它十指相扣,开玩笑地拨弄他的手指,说“你动一动,动一动啊”。

眼泪不停地流进谭阵一无所觉的手心,可能是哭的时候身体在颤抖,某一刻他真的感到谭阵的手指抚过他的眉心。

已经有多少个夜晚,他在这样的幻觉中抬起头,看到依然毫无知觉的谭阵,快要被绝望打败,他已经怕到不敢抬头,害怕又是空欢喜一场。

然后感到谭阵的手指再一次碰到他的脸颊,沿着脸颊往下滑,不是无力地滑落,修长的食指停在他的嘴角。

盛野感到那手指确凿地勾住了他的唇角,很轻的一下,他猛地抬起头——

床头的暖光照着谭阵瘦削了许多的脸,他的睫毛微颤着,目光从无力半垂的眼帘下看着他。

盛野一动不敢动,怕又是梦,又是幻觉。

然后听到谭阵张开嘴,声音嘶哑到几乎听不见:

“你下午去哪儿了……”

椅子向后“咣”的一声倒在地上,盛野扑上去不顾一切地抱住他:“是不是梦?!不要是梦不要是梦不要是梦——”

谭阵努力地抬起手,轻轻放在他脖后,在他耳边呵气一般气若游丝:“不是梦。”

盛野哭着哭着终于笑了,伸手按下了床头的护士铃,不一会儿一名护士推门进来询问,盛野看着她就泣不成声,一句话都说不上来,护士愣了一秒,看向床上的谭阵,立刻掉头跑去通知值班医生。

盛野听见走廊里传来护士喊话的声音,听到同层楼的病人激动询问的声音,觉得一片死寂的医院活过来了。

***

住院部的花园很大,风景也好,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像个公园,盛野时常觉得商业小区的风景都比不上这儿好。

他终于改掉了睡懒觉的习惯,每天早上推着谭阵下楼兜风,谭阵说开车才叫兜风,盛野低头看轮椅,说:“有轮子的啊。”

谭阵就笑,说:“这个冷笑话不太好笑。”

“那你还笑。”

“给你面子啊。”他依然笑着,语气依然温柔。

早上的住院部花园没几个人,盛野推着谭阵走到一株大榕树下,那里有一条长石凳,他停下轮椅,自己走到石凳上坐下,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

谭阵哭笑不得:“干什么啊。”

盛野在长凳上猫着背,伸着脖子去抬头看他,说:“看你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