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番外三(1 / 2)

升上高中第一天,裴蕴就走错路了。

这真的不能怪他,实验中学和一中就隔了两条街,去实验中学那条路他走了三年,肌肉记忆一时改不过来也很正常。

在路口拐了方向重新去往一中。

他低头往初中班群里扔了两条吐槽信息,没想到同一个世界同一群呆b,走错路的竟不止有他一个。

【我也走错了特么的!】

【我也哈哈哈哈哈,看到我不是一个人我就放心了!】

【你干嘛骂你自己?】

【到了口发现不用去了,还有亿伤感的说,不知道我坐了三年的讲台右护法位现在是哪位小弟接班了。】

【你们只是走到口!我去了好吗!我都走到室口了!被他们当傻子一样看着我『操』?】

【你们是在洗我脑壳吗?我还想走错呢,没考上一中是我的错吗呜呜呜】

这群人还是这么能哔哔。

裴蕴看乐了,动动指正想回复——

“哎,你,高一新来的?”

几个男生堵在他面前,语气吊儿郎当的,更难不把他们跟校园流氓上号。

裴蕴停住脚步抬头,一头雾水:“啊,我是啊,有事?”

领头的黄『毛』见状,嘴角一扯:“看来胆子不小啊。”

他将裴蕴上下打量一圈:“看来是个有钱的,零花钱少?花得完吗?要不要给哥哥帮你分担分担?”

他凑近些,拍拍裴蕴肩膀:“放心,不让你给,收了钱,你就是我小弟,我罩你,怎么样?”

裴蕴在他打量自己的同时也在打量他,完了认真问他一句:“你们也一中的?”

黄『毛』一愣,下意识道:“不是,啧!你问这干嘛?”

裴蕴了:“确实,看着也不像。”

要真是,他都要后悔自己费那么老劲儿考来一中是图什么了。

什么会了,怎么还有收学生保护费的?

黄『毛』像是被戳中痛处,皱紧了眉头:“□□!看不老子?怎么,觉得自己会写两张试卷牛皮不得了了是吧?!”

裴蕴谦虚地头:“倒是没有牛皮得不得了,不过也还行。”

“你!”

黄『毛』气结想动,裴蕴的灵魂闪退还没来得及发挥,就有人及时出现拦下黄『毛』高举的。

“老黄,新生也欺负,不太厚道吧?”

三个男生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身上穿着一中的校服,头发也是规规矩矩的黑『色』,长度不过耳,一看就是根正苗红的未来会义接班人。

裴蕴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们,看来是被路见不平行侠仗义了。

一中真是温暖家庭。

裴蕴心中感慨。

后再定睛时,他就发现两拨人打来了。

“老子他妈忍你很久了!再来一中捣『乱』信不信脑袋给你拧下来!”

“老子才忍你们很久了!管**闲事呢!真当自己超级英雄了是吧!”

“狗东西!看到你们一脑袋鸡窝就烦!有本事把你们老叫过来!咱们恩恩怨怨一次『性』解决!”

“哈**什么玩意儿!我陈哥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

裴蕴茫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是该加入还是该加入。

还是该加入。

这是不是太突了。

他是不是一不小心卷入什么戏剧化的江湖纷争了?

假的吧???

要是时间能倒退到20分钟以前,他真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自己学第一天会这么精彩。

算了不管了!

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不就是讲一个义气!

正在他撸袖子准备干的时候,黄『毛』老风风火火赶来了。

加上他算个四五,情况不太妙。

裴蕴在心里盘算着,现在八十分,距离早自习始还有十分钟,距离关校还有十五分钟。

但是看这架势,要在十分钟内解决纷争基本不可能。

“”

不会吧,学第一天他就要吃处分?

要不跟他们商量一下能不能先放他去报道?

可是别人帮了他诶,这个节骨眼跑掉也太不仗义了——

“陆哥!我陆哥!!!”

“你们完蛋了,别想跑,等着挨锤吧?”

裴蕴千回百转的心路历程惨遭打断。

他循声望去,震惊发现这位“陆哥”竟是他的熟人。

陆阙回头,目光扫过他们一群,最后落在裴蕴身上停顿几秒,提步走过来。

裴蕴这才看清楚,他里拿着两本崭新的五三。

要打招呼吗?

他始专心致志纠结。

可是他跟陆阙平时也没啥交流啊。

而且这么剑拔弩张的时刻,他来一句小舅舅,是否不太合适

“做什么。”

陆阙来到他们面前,脸上没什么表情,和他银丝框眼镜的冷光一样,语调也是清清冷冷。

另外三个穿校服的男生已经形容狼狈,愤愤指着面黄『毛』:“那傻『逼』又欺负新生,还他妈出言不逊满嘴喷粪!”

“关你屁事!”

“**再嘴臭!”

“你香,你香死了那么香!”

“信不信老子臭袜子塞你嘴里!”

陆阙转头,黄『毛』老也在看他。

方看来年纪比他们个两三岁,也是一副不正经会人的模样,嘴里叼着烟,看人时斜着眼神睨过来,过于欠扁。

“陆阙?”

方挑衅地叫他名字。

陆阙没说话。

“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叫我陈哥。”

自称陈哥的男人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尖碾碎:“我说过你,好像挺厉害是吧?看来也不怎么样啊,跟只斩鸡似的。”

“我看你是学生,退一步,咱们约法三章,学校里头我不管,出了校,我干什么你也别管,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家相安无事,你觉得怎么样?”

陆阙淡淡瞥他,随后扬将五三扔向裴蕴。

裴蕴忙脚『乱』接住,就看陆阙转身走到陈哥面前,两人面面站着,无论身高还是气场,陆阙毫不逊『色』,甚至隐隐压了男人一头。

“学校里的事情你不管?”

陆阙慢悠悠重复一遍,嘴角掀出嘲讽的弧度:“你也配?”

男人被他讽刺十足的眼神盯得火气上涌,嘴里不干不净骂了一路,一把揪住陆阙的衣领就要动。

裴蕴看得倒抽一口凉气,心跳骤停。

谁知没等他那口气缓过来,陆阙轻松接住砸下的拳头反一拧,男人登时一声惨叫,攥着衣领的一松,就被掐着脖子往后用撞在墙上。

后脑勺磕得他头晕眼花,眼睛也睁不,面目狰狞直喘粗气。

也就眨眼的功夫,等黄『毛』几个反应过来想冲上去,被陆阙冷冰冰一个眼神定在原地,只敢叫嚣,怂得不敢上前。

“长儿记『性』,再有下次,我不会有这么好的耐心。”

“靠!小舅舅牛『逼』!”

裴蕴回神,激动的心情实在按捺不住。

没想到他这位一向在家沉默寡言的小舅舅是这么牛『逼』哄哄的人,这也太酷了!

崇拜情一连窜上好几个台阶,溢于言表,刻的陆阙在他眼里就是在闪闪发光!

他这一叫,其他人就傻眼了,尤其当属黄『毛』。

“你妈,你打架还带舅舅??!”

“傻『逼』,是你们截镖截到皇亲国戚了。”

人跑了,场子散了,他们获全胜,裴蕴却哭丧个脸:“完了不去了,得叫班任来领,我才学第一天。”

“跟我过来。”陆阙往校反方向走。

“去哪儿啊?”

裴蕴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亦步亦趋跟着陆阙一路来到林荫茂密的一处围墙边。

后他就眼睁睁看着陆阙一个跃伸一攀,轻松翻上围墙,半蹲着冲他伸出:“上来。”

“!!!”

短短一个早晨,陆阙在裴蕴心目中的形象被彻底颠覆了。

裴蕴世界观遭到强烈冲击,被陆阙带着翻墙去送到学楼下,傻愣愣的还不忘要把五三还给陆阙。

“不用。”陆阙说:“我用不到这个。”

裴蕴啊了一声:“那你还买?”

陆阙:“给你买的。”

裴蕴:“”

真是谢谢了。

“放学一回去吗?”他在陆阙准备离时赶忙叫住他。

陆阙:“随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