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 / 2)

“现代妖交往要有基本礼貌懂吗?”莹莹碧光中,陶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叫陶苒,记住啦,以后你遇到麻烦可以说我的名字,我在六界都有朋友的。”

“朋友?”迟九渊讥讽的笑了一声。

陶苒不理他的阴阳怪气,把大柏树恢复成原状,又拿出那只大花盆。

迟九渊:“……”

“你在干什么?”他皱眉问。

“挖土,带回去,我有时候工作压力大会掉叶子,休息时就喜欢变回树苗,住这个花盆里。”陶苒伸手摸了把湿润的泥土,惊讶道:“灵气好像没刚才那么充裕了?”

“封印阵法需要灵力维持,那下面还叠了个聚灵阵,如今结界已经破了,聚灵阵自然也就不运转了。”迟九渊走过来,也看着花盆里的土,他沉吟片刻,探身用血迹未干的手在花盆底画了个阵法。

陶苒蹲在一旁托着下巴看着他,“这是什么?”

“仿照那个大的,画的简版。”想到布阵的人,迟九渊那张俊美的脸上浮现森冷笑意,“这阵法应该已经失传了,画个小的给你,当做你带我出来的酬谢。”

“我觉得你人不错。”陶苒说。

迟九渊手一顿,眸中浮现出诧异,片刻后缓缓写完最后一笔,直起身道:“恩仇必报,不留因果罢了。”

啧,酷哥人设。

陶苒把花盆装满,然后收进储物戒里,用易形咒改了发色和瞳色,又从储物戒里拿出要换的衣服。

“那个,迟九……”陶苒顿了一下,疑惑道:“迟九……迟九……”

迟九什么来着……

等等?这名字前两个字是不是有点怪!不愧是你,神中泰迪!

“迟九渊。”大黑龙不悦的眯起暗金色的眼睛,不用陶苒说便转过身背对着他,玄色袍袖在冷风里翻飞,声音比风还冷上一个度,“再记不住,就把这三个字写你脑门上,陶苒。”

他还加重了最后那两个字。

别说,叫的还挺好听的。

“我名字只有两个字,你有三个当然比较难记……”陶苒语气极为心虚,他脱了法衣,蹦跳着往腿上套长裤,悄悄吐槽:还在脑门上写字,你个小学生。

对于他们这些非人之物来说,背过身也能用神识偷窥,但陶苒却下意识的认为迟九渊不会。

他换好衣服,对迟九渊招手道:“走吧,我们先回酒店。”

和被人类科技腐蚀掉的陶苒不一样,迟九渊这两千年在暗无天日的地下,靠的就是反复修习法术打发时间,按照陶苒的大致描述,掐了个法决就带人回到了酒店门口。

两人站在绿植深处,陶苒低头穿鞋子,迟九渊的袖子被风吹的拍在他脸上,陶苒抬手拽住那飘逸的袖子,小声商量道:“你这样出去,不太方便,你要不要变回原型,小一点,然后我带你进去?”

他还有点担心这大魔龙死要面子,不肯变成迷你龙。

但迟九渊只是皱眉问:“你为何不让我直接带你回到房间里?”

“好问题。”陶苒指着门口闪烁红光的摄像头,“看到那个没,那个东西看到我出来了,却没看到我回去,这不合理,我们在人界,就要办人事。”

迟九渊抿唇,没再说话。

陶苒想了想,正要说不愿意变小也可以隐身咒,就是这咒容易引起磁场混乱……

但他身侧幽光一掠,那电线杆子似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手臂长的小龙。

哇!

陶苒眼睛亮了,伸手去拎迟九渊,早在迟九渊把他拎来拎去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可惜身高不允许。

小黑龙昂首挺胸的趴在地上,陶苒伸手过来时,立刻凶狠的挥了挥前爪,不等陶苒抓住他,先一爪爬上了陶苒的手,顺着袖口往里钻。

“不行!”陶苒痒的差点笑出声,揪住小龙的尾巴往外拖,意外发现迟九渊原身的鳞片其实很好摸,凉凉滑滑的,他把迟九渊从袖子里拖出来,低声笑道:“太痒了,而且你钻进去,我这胳膊像麒麟臂一样,谁看不出藏了东西啊?”

男人低沉的声音直接在脑海里响起,“那你说怎么办。”

传音入密,这东西自从手机普及后,大家基本上也不用了,突然有声音在脑子里,陶苒甚至以为自己出了幻觉。

他真是个被现代科技惯坏了的妖。

收回发散的思绪,陶苒低头和缠在小臂上的小黑龙对视。

那双凶狠的暗金色眼睛,此时变成了两个金灿灿的小眼珠,黑色瞳孔在暗处猫一样的睁的溜圆。

陶苒猝不及防被击中了萌点,伸手想摸迟九渊的角,最后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手,抵唇咳了一声,摸了摸卫衣的兜帽。

……

带着棒球帽和口罩,陶苒站在酒店大堂右侧等电梯。

他帽子里装了条小龙,又有点担心遇到粉丝,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也没太注意是向下去停车场的,长腿一迈就进去了。

进来后才发觉电梯还在向下运行。

但也没关系,一层而已。

陶苒无所谓的掏出手机,看了眼他免费代言的公益助农项目。

看到橘子都卖掉了,陶苒勾了下唇,心满意足的收起手机。

每一颗集自然精华长大的果子,都不该被辜负。

电梯到达负一层,有个男人快速进了电梯。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