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1 / 2)

陶苒一时无言,眨巴眼睛道:“你不觉得你这话说的很奇怪吗?”

像女朋友在无理取闹。

迟九渊并不觉得奇怪,他真的只是诧异于陶苒如此在乎一个人的想法,于是手指一点桌上红油鲜亮的小龙虾,“你中午用那个传音符……”

“是手机。”

“嗯,手机。”迟九渊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你要小龙虾前,跑到我房间里说,中午一起吃小龙虾。”

陶苒一时无话可说,他就是客气一下,反正迟九渊不食人间烟火,他一人吃两份可高兴了好吧?韦绎来了纯属捡漏了。

“说给我的,你要收回去吗?”

听着……还挺幽怨的,但迟九渊脸上的表情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陶苒抱着抱枕观察了一会儿,总觉得这盘龙虾好像勾起了大魔龙某些不好的回忆。

这还是一条有故事的龙同学。

小龙虾确实是陶苒跑去问过的,又想当然觉得迟九渊不吃,他被迟九渊绕进去,迷迷糊糊的点头说:“好吧,那你吃吗?这盒还没人吃过。”

那条龙作精似的一摇头,“不吃。”

陶苒:……

你大爷的!

他嗦了两个小龙虾,突然反应过来,这混蛋龙胁迫他,住进他家,还敢指责他的龙虾给谁吃?真是岂有此理!

抬眸一看对方额上漆黑的一对儿龙角,陶苒又怂了。

算了算了,打不过打不过。

还是继续吃小龙虾吧,这都有一个龙字,就当把这混蛋剥皮抽筋,吃肉吮血了!

这么想着,陶苒把小龙虾壳咬的咯吱作响。

然后脑壳被敲了一下。

迟九渊:“好吵。”

陶苒盘腿坐在茶几旁的地毯上,迟九渊则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小树妖被敲了这么一下,震惊的仰头瞪过来。

树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混蛋龙仗着自己武力值高,抗打耐.操,还有那个会反噬的灵宠契约,强占他的家产,让他打工养着,还敲他脑壳!

这是什么黑暗旧社会的地主行为?!

陶苒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猛地起身扑向坐在沙发上的迟九渊。

沾着红油的一次性手套毫不留情的就要拍到迟九渊那张完美的脸上。

但迟九渊动作更快,一手扣住小树妖的手腕,扭身把人按进沙发里。

龙的肉.身力量不是吹出来的,陶苒觉得自己被一辆泥头车撞了,拍进沙发里的时候,甚至怀疑自己由三次元立体人形被拍成了二次元纸片人。

他懵了一瞬,不可思议的抬眸看按着他的迟九渊。

“你你你……”陶苒很愤怒,“你别把红油蹭我家沙发上!”

迟九渊看了眼他的手,竟然真的很“体贴”的拎起来一些。

但那双暗金色的眼睛却缓缓眯了起来,其中的竖瞳收缩,蛇一样的俯视着陶苒,眸底是凛冽如冰海的杀意。

陶苒咕咚一声,咽了下口水。

真不是他怂,他自化形那天起,天分就比同时期的小妖高出一大截,先天如此,后天又被他师父逼着打好了基础,以至于他这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就算有仇家,也没有能打得过他的。

五界修为排行榜上,他在前五的!

奈何新出土的对手实在太强。

大黑龙动了,陶苒的头上开始掉下一片片小叶子。

迟九渊俯身,缓缓逼近,高挺的鼻梁上还有一抹红油,这脸长得漂亮,红油都像彩妆,被苍白的皮肤一衬,唇釉似的暧昧。

陶苒一边掉叶子,一边不忘欣赏美色。

迟九渊左耳上的血色璎珞在陶苒眼前一荡,修长的手抓向陶苒的脖子,在陶苒要大喊“我错了”的时候,从他颈边捻起一只龙虾壳。

“掉沙发上了。”迟九渊淡声道。

陶苒:……

迟九渊放开他,直起身时眼底寒意消退,染了些许不明显的笑意,他看着陶苒愣愣的坐起来,想了想还是提醒道:“你最好不要……不打招呼就动手。”

陶苒:“我打了招呼可以动手?”

迟九渊挑眉,“不行。”

陶苒丢掉手套,抱着抱枕一头栽回沙发上。

……

插曲过后,小龙虾仍不可辜负。

陶苒继续啃虾壳,把虾壳当某龙脑壳。

不过根据迟九渊的反应,他大致能推测出这大魔龙的身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