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1 / 2)

第11章倒霉蛋养鬼会发黑。

“客气了,还给我准备了根大辣条。”大鹏兴奋的搓了搓手,又有些迟疑,“可新约规定,五界不能互相残杀。”

“谁让你吃了?”陶苒小声哼哼,“你把他抓住,送到魔界去,让覃獴认亲!”

“你都搞不定?”大鹏大惊失色,“你都打不过,让我进去送鸟头吗?我还是走吧……”

“别啊!”陶苒拉住他,“你试试,你有先天优势,万一他一看见你,就被威慑住了,然后乖乖去魔界了呢?”

大鹏谨慎的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道:“明年给我两箱,还有一会儿他要是翻脸了,你得保护我。”

陶苒和他击掌,“成交!”

两人狗狗祟祟的进了玄关,迟九渊听见动静,回头冷漠的看了一眼有些辣眼睛的大鹏鸟。

陶苒紧张的捏紧拳头,伸手一拍大鹏的后背,“上!”

“上……”大鹏挠头,“上哪去?这屋里……还有人?”

陶苒心凉了半截,这笨鸟连迟九渊的隐身术都看不破,还指望他来降魔,就特喵的离谱。

倒是迟九渊不知道是不是看破了什么,很轻的冷笑了一声。

大鹏打了个哆嗦,被猛兽注视的感觉油然而生,背后汗毛根根竖起,本就蓬松的头发现场就要表演个孔雀开屏。

可他根本没搞明白敌人在哪里。

他刚把神识放出去,想用这种方法窥视敌人的位置,然而神识刚探个头,立刻就像撞上了一堵墙,硬生生的被逼了回来。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分明是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嘛!

“哥哥哥……哥哥……”他两股战战,叫的像下蛋的母鸡,扯着陶苒短袖下摆哆嗦了一会儿,终于扛不住了,转身往门外走,“打扰了,给陶哥你拜个早年了!再见!”

陶苒:……

至于吗?有那么可怕吗?

可能是这只太年轻,下次找个年纪大点的?

迟九渊看着陶苒站在原地愣神,冲他招手道:“过来。”

陶苒心虚的走过去。

迟九渊已经消除了隐身咒,坐在沙发上,跷着两条长腿,斜靠在抱枕上,一手撑着脑袋,笑着问:“你想杀我?”

陶苒:!!!

“绝无此事好吧!”陶苒立刻起誓状,满目诚恳的看着迟九渊,伪装出来的深棕瞳色也是干净纯粹的,“可能你现在做这些事,在人类眼里挺过分的……但是我有钱啊!”

迟九渊:……

他有点没跟上陶苒的思路。

陶苒走过去,把脏了的沙发垫子撤下来,叠好后放在一边,等明天阿姨上门来清洗,他坐在沙发上,认真道:“你可能不知道,这些年天地灵气枯竭,化形的小妖越来越少,如果有能化形的,在人类社会没有根基的,我们同族能帮还是要帮一下的。”

迟九渊听着很新鲜,在他被关进去之前,六界可不是这样的,妖族原身各异,飞禽走兽都有,比如老虎和兔子,哪来的同族之谊?

“但我不是妖族。”迟九渊说。

“那倒没什么,我朋友很多不是妖族的。”陶苒小小的叹了口气,皱眉说:“本来你跟着我也没什么的,但你太阴晴不定了,什么都不懂,还不肯学……”

他这语气像个劝学的老父亲。

“不过……你看着凶巴巴的,但确实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我干嘛要杀你?”陶苒恨铁不成钢的瞧着他,“当然,你要是能放过我的房子,我会更感激你。”

陶苒有很多房子,手里甚至有一个房地产集团的股份,但那又怎么样,钱多不是败家的理由,他从不一掷千金的挥霍自己的血汗钱。

他一脸肉疼的样子把迟九渊看笑了。

这条龙笑起来的时候,狭长的眼睛就不那么锋利了,不经意流露出一些风流,星子坠落似的。

“我不要你的房子。”迟九渊说:“我只是要拿回我自己的东西,那件东西回来了,我就会离开。”

陶苒好奇,“什么东西?你在这里等着就会回来吗?”

他微微张大的眼睛里,清清楚楚的映着一个迟九渊,刚吃完辣的东西,眼尾、鼻尖、嘴唇都红彤彤的,很柔软的样子。

迟九渊的喉结滑了一下。

他转开视线,看着电视屏幕上被叛军围困的少年将军,淡淡的嗯了一声。

……

说了不接工作,可陶苒在花盆里躺了几天就躺不住了。

花盆虽好,可还是狭小,他根本没办法伸展开根系,憋屈的很。

与其在花盆里憋屈着,还不如提前开工。

这几天他和迟九渊相处的还算和谐,龙先生除了在卧室里打坐,就是去浴室里泡澡,依然没有口腹之欲,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倒是有了几分无情道修士的气质了。

及早开工,也要看电影另外几位重要配角的档期,饰演男二号的演员还在录一个综艺,要再等等,不过定妆照可以先拍了。

毛导微博宣布几位重要角色定下了演员,评论里立刻出现了陶苒的粉丝表示期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