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1 / 2)

【最爱毛茸茸: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猫猫头沮丧.jpg]】

陶苒立刻回复:坏的吧……

【最爱毛茸茸:我解不开你们的灵契,对方过于强大,我试了一下,差点被他发现[猫猫头惊恐.jpg]】

陶苒:……那好消息?

【最爱毛茸茸:你拔的是龙尾鳞!能壮.阳![猫猫头狂喜.jpg]】

陶苒:……

你狂喜个锤子啊?!

你不对劲吧?!

第13章他有种被做临终关怀的错觉

钟镝是不是有隐疾不重要,对于一棵自花授粉、自给自足的樱桃树来说,对情.欲的渴求是接近于零的。

他只觉得树生无望,一时想不到还能找谁来解开这个灵契。

化悲愤为食欲,陶苒按灭手机,全心全意干饭。

这种应酬的场合,懂得人都懂,哪有人真的是来吃饭的?任郡看着陶苒手边的食物残骸越堆越高,酒都喝了半瓶还没半点药效发作的迹象,一时有些怀疑世界。

直到酒局散场时,他脸色已经阴沉的像锅底了。

陶苒吃的心满意足,别说神志不清了,简直神采奕奕。

任郡森冷的目光一直粘在陶苒背上,直到人上了保姆车,车子汇入夜间璀璨的车流,这才收回视线,上了司机开来的车。

他保养的不错的一张脸隐在隐形里,半晌对前排的助理吩咐:“给映月的胡文浩打个电话……”

他顿了顿,突然又改了注意,冷笑一声,“电话给我,我亲自给他打。”

会接到松林集团太子爷的电话,胡文浩也是一头雾水。

他们公司和松林的子公司有几个合作项目,但再怎么样,任郡也不会亲自给他打电话才是,他接过电话,恭敬的客套了几句,对方显然没时间与他闲聊,单刀直入的说了这通电话的目的。

“让陶苒陪你吃个饭?跟你聊聊新剧本?!交个朋友?!!”

胡文浩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每说一个要求语调就高一分。

这中年男人长着张有些喜感的方脸,眼睛细而长,是一种说精明又有点憨的长相,每次他一眯眼睛,就很像某种方脸毛茸茸。

他的惊诧在任郡意料之中,却也没料到他反应会这么大,任郡坐直了一些,直觉这件事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他皱眉,语气虽然还是平稳的,但已经不复方才的温和,“胡总,你是聪明人,有些话你明白就好,松林和映月之间的一些合作,能不能成还要看……”

他还没说完,对面突然笑了起来。

任郡:???

“任总,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胡文浩松了领带,仿佛要和看不见的任郡干架,“我给你钱,给你资源,让你爹陪我吃个饭,行不行啊?”

任郡:……

他有一瞬间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反应过来后勃然色变,伪装出的涵养和风度统统抛到了脑后,炮仗似的炸响在车后座上。

“你他妈敢骂老子!!”

助理被这声暴喝吓得一抖,不明所以的回头看了一眼,“任总?”

电话那边一声喊,音量大的好像任郡开了免提。

“你他妈也知道这是骂人啊?!”胡文浩一脚踩在真皮座椅上,一手举着手机破口大骂,“那你刚才怎么骂我呢?!惦记陶苒?我看你是绿垃圾袋装屎摆盘上桌,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嗷?!”

任郡一生顺风顺水,就算是商场上与人交锋,也从来就没被人这么骂过,他气得浑身发抖,偏偏还不知道怎么还嘴,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厥过去。

“好……胡文浩,你很好……”任郡冷笑了一声,“我不弄死你,我这三十多年就算他妈的白活!”

他率先挂断了电话,狠狠一脚踹在前排的座椅上。

司机手一抖差点开进绿化带里。

那边胡文浩挂了电话,平复了一下情绪,脸上倒没有丝毫慌乱,只是略做思索,又给陶苒打了个电话。

……

陶苒刚回家,换鞋时在门口的小凳子上坐了好一会儿。

他刚才在车上就觉得有点不对,头有点昏昏沉沉的,抬手揉了揉头发,从里面摸出一朵盛开的小粉花。

整个下午都不见踪影的迟九渊从二楼下来,一抬眼就看见陶苒坐姿乖巧的背影,后脑勺上还有三朵绽放的小花花。

迟九渊:……

这是今天的第三组造型吗?

人类审美真是越来越多样性了。

然后陶苒摸着后脑勺回头,眼尾有些红,他眨巴着眼睛看向迟九渊,神情无辜又迷茫,“我怎么开花了?”

这话让迟九渊微微一愣。

前尘蒙上了些许血色,以至于他都快忘了,他以前自己一人住一座神殿的时候,也喜好侍花弄草来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