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1 / 2)

陶苒在家里收拾衣服的时候,还忍不住小声嘀咕,“给他们做专员多辛苦啊,随时待命,到处出差,在家吃软饭不香么?”

迟九渊用手机翻看小白发给他的注意事项,闻言垂眸看了眼在收拾东西的陶苒。

“你不是要去拍戏了吗?”他淡淡道:“我找点事情做。”

“好吧,人不能只有有钱,不然容易造成精神空虚……”陶苒把箱子合起来,坐在上面看着迟九渊,“那等我杀青后再见啦,有事的话可以微信上找我。”

迟九渊点头,“嗯。”

他不能总是和陶苒在一起,他被封印在黑暗里两千年,对于破开黑暗的那束光,他不能确定是依赖还是别的情绪。

更何况陶苒当初是被迫和他绑在一起的,现在虽然不怎么怕他了,相反还越来越会支使他,但想来谁也不喜欢身边有个随时可以反噬的“灵宠”。

他并不想胁迫陶苒做什么。

……

到达拍摄所在的城市后,陶苒的生活节奏一下就快了起来,先是为期三天的剧本围读,剧组的成员们相互熟悉了一下,第四天准备开机仪式。

最后一天的围读结束后,毛导叫住了要离开的陶苒,两人去了休息区的角落里,毛导低声给陶苒道歉。

“我没想到……他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陶苒,对不起。”

陶苒没说话,纤长的手指敲了两下桌子,指甲白里透粉,指尖几近透明。

毛导是业界最年轻的导演,他的几部作品都很有灵气,但商业价值并不是那么高,所以几部电影并不火爆,但也绝对算不上籍籍无名。

说他对陶苒有“知遇之恩”,是因为陶苒的第一部电影就是他的作品,那时候的小毛导演对他照顾颇多。

也许陶苒并不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但他还是承了这份情,会出演这部电影,一是剧本确实合他胃口,二是还了这份人情。

好的剧本加上他这个影帝,这部电影没什么意外的话一定会爆火,作为导演,毛导的事业会再上一个台阶。

陶苒是个愿意成人之美的好妖精,但也不是个稀里糊涂的烂好人。

他抬眸,看向满面忐忑的毛导,轻笑了一声。

他笑的很和煦,甚至没有窗外盛夏的阳光那么刺眼,毛导几乎以为他要说一句没关系。

可陶苒只是淡淡的说:“我不信你是全然不知情的,导演。”

毛导身体一颤,有些急的辩解:“我确实不知道他有这种心思……”

“但他放药片的时候,你并没有出声提醒我不是吗?”陶苒歪了下脑袋,一手撑着颊侧,眸光清澈的盯着他,“当晚也没给我打电话确认我的安全不是吗?当然,我理解你的顾虑,任郡是投资方,电影的生杀大权握在他的手里……”

“所以我没记恨你啊。”陶苒笑了笑,为了突出少年感而略长出点肉肉的脸颊看起来很软的样子,“只是以后我们不可能合作了,我憎恶欺骗和背叛,仅此而已。”

他也不担心毛导敢在拍摄期间给他穿小鞋使绊子,不说他的其他身份,只单单影帝这个头衔,毛导也不会这么做,小毛还指望着他让电影火出圈呢。

陶苒夹着剧本,端着桌上的保温杯,转身先走了。

与此同时,迟九渊刚做完上班后的第一个任务,他站在顶楼的天台上,身后是渐渐消弭了血色的月亮,申请援助的黑白无常是一对儿新人搭档,穿着黑西装的青年对迟九渊表示了感谢,然后带走了不成人形的残魂。

因为他第一次出任务,冥界还给他派了个前辈做指导,此时前辈擦了擦额角冷汗,先前对新人的傲慢已经一扫而空了。

乖乖,这外聘人员比凶煞还凶,拎着凶煞的脑袋砸地板的样子可太他妈的吓鬼了。

他踮着脚走过去,嘿嘿笑着告知迟九渊后续流程,“那个……你打开咱们新开发的那个软件,把进度改成已完成就行了……”

软件设计很简洁,是几个猝死的程序员联手开发的,积攒阴德,换来生一头浓密秀发。

迟九渊改了进度,上方弹出一条消息。

【陶苒:[撒花花.jpg]】

迟九渊手一顿。

一旁指导的专员前辈也看见了,套近乎似的笑了笑,“我说兄弟你怎么没做无常鬼,直接空降呢,原来你认识妖王大人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1-2502:11:03~2021-11-2614:22: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火锅50瓶;城南花开个der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8章他还夸我什么了

对于陶苒的这个身份,迟九渊其实也有过猜测,但真的听到别人亲口确认,还是有些诧异的挑眉,“妖王?”

“对啊,他一手促成新约缔结,现在各界和平的局面也少不了他从中周旋的功劳,说来他那时的性情和现在也大不相同……”鬼大哥终于感觉出来不对了,扭头看了眼迟九渊,“你……你和大人不是很熟吗?没听他说过?”

陶苒倒是喜欢把新约挂嘴上,但从未提过那是他提出的。

迟九渊若有所思,想问问陶苒妖骨有损是不是任妖王时留下的暗伤,但顾忌这鬼是冥界的人,到底什么都没问。

六界之间,哪有长久的盟友,唯有长久的利益罢了。

他只是问:“陶苒现在整日在人界,我和他住在一起,但并未见他处理过妖族事务。”

然而鬼大哥十分会抓重点,悚然一惊,扬声道:“住在一起?!”

迟九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