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1 / 2)

陶苒:这什么玩法?他怎么没看懂,保卫樱桃?

一大片火龙草中间放一个樱桃,迟九渊还不种其它植物,很快,僵尸碰到了火龙草丛里的樱桃炸.弹,掉了一地脑袋。

陶苒:“耶!迟九渊快种坚果啊!种坚果你还能苟一苟……”

迟九渊退出,然后把游戏卸载了。

他冷冷的点评一句:“不好玩。”

陶苒:???

你是不是玩不起?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子们,胡文浩叫过小树陛下啊,海龟爷爷叫过半个称呼,龙龙就有点怀疑了。我以为你们已经有心里准备了,竟然都没发现吗【捂脸】

-感谢在2021-11-2620:35:54~2021-11-2719:51: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ORZ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ZX相思22瓶;我想睡觉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0章迟九渊你到底行不行?

没人敢提昨天开机仪式的不顺,到了片场所有工作人员都迅速的各就各位了,只是忙里偷闲时大家也不太说话,干什么都静悄悄的。

毛导眼下也有青黑,幸而他不演戏,不用像许易白一样上妆,照着自己的脸揉搓一阵,硬是揉出个红光满面来。

第一场戏选在教学楼东侧的景观花丛里,这里有一排新移植过来的散尾葵,陶苒过去时毛导正在和许易白讲戏。

许易白第一次演主角,角色选的够保守,既贴近他的年龄,也贴近他原本的性格。

这一场戏,是两位男主第一次见面。

陶苒饰演的程希是个温柔腼腆的少年,笑起来的时候像晨光洒在白雪上,略有些长的额发细碎的落在眉上,脾气和头发一样柔软。

“学校规定头发不能留这么长的,程希,我帮你剪了吧?”

两三个男生站在绿植后,站在最前面的男生手里拿着一把做美术的小剪刀,粉色的小剪子不怀好意的开合,发出“咔哒”声,拿着剪子的男生扬手给他看。

“瞧瞧,还是你喜欢的粉色呢~”

程希抿了下唇,他有些畏惧的退了一步,但挑着小路走本来就是为了避开这些人,他身后就是花坛。

最终他只低声道:“我不喜欢粉色。”

他说话的语调很慢,斯斯文文的,很快就被对方的声音盖过去了。

“你说什么?”那男生小指掏掏耳朵,又逼近一步,“小姑娘不都喜欢粉色吗?你怎么不喜欢啊程娘娘?头发这么长,不剪怎么行?明天早上还会被主任骂的!”

他身后的人附和的哄笑起来,“对!早上主任说你什么来着?毫无阳刚之气!”

程希脸色涨红,连带着耳朵都红了一片,他低声反驳道:“我只是最近忙着照顾我妈妈,没空出时间去剪头发。”

“所以哥们几个替你剪啊……”那男生使了个眼色,身后的人慢慢围了上去。

程希把书包砸过去,转身就要跳过花坛,可新栽种的散尾葵太高,绊了他一下,身后的人立刻追上来,扯着他的领子,把人拉了回去。

不是没人看到的!

程希看到早检时的主任和另一个女老师并肩路过,他想求救,被身后的人捂住嘴巴,用力往后拖。

可主任明明看到了!!

明明一切那么混乱,他耳朵里的血液都在轰鸣着撞击鼓膜,但他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竟然还是听见了主任的声音。

“程希和男同学多接触是好事,成天慢声细语的,不像个男生!”

“没事,闹着玩能有什么事?程希要是能和别人打起来,我倒高看他一眼!”

“小娘炮一个!”

不是的!不是的!

程希拼命挣扎摇头,不知道在否定什么,深棕色温良的眼睛里漫上恐惧和绝望。

头皮一疼,男同学冷嘲热讽的声音落下来,“别他妈乱动,小心我剪你一只耳朵!程娘娘你得听话啊!哥这叫阳刚教育知道吗?!”

镜头里,陶苒被捂着嘴,惊惶失措的眼睛里满是水光,眼尾因为挣扎泛起浅薄的红,雪白的脸颊被人按在花坛里,染上了褐色的泥土……

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干净的白球鞋,上面的商标程希见过一次,在商场打工的时候,有一家店的架子上摆满了款式不同的鞋子,但价格都贵的吓人。

贵到程希看都不敢看的地步。

他看见那男生抬了一下左脚,随即他身上重量一轻,拿着剪刀的男生被白球鞋一脚踢的倒仰出去,胸口的窒息感突兀的消失,程希大口呼吸起来,眼泪一串珠子似的落在泥巴地上。

喘息间,他闻到了独属于夏天的味道,清爽的橘子汽水味。

镜头顺着那双鞋向上,留着短发的男生背后就是骄阳,他向程希伸出手,“同学,你没事吧……”

“卡——”毛导从监视器后探出脑袋,有些不满意的皱眉,“许易白你情绪不对,你怎么笑的像要加入校园霸.凌呢?还有你那个手怎么有点抖?”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