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1 / 2)

他隐约记得自己昨天给迟九渊洗完脸,然后就……晕过去了?

陶苒先是觉得自己昨晚太困了,后面又想起迟九渊抵在后脑的手,疑心他是被迟九渊给敲晕了。

可迟九渊敲晕他干什么?

他正想着,迟九渊从门外探头叫他,“阿苒,吃早饭了。”

陶苒:“好嘞!”

瞧瞧,多体贴,敲晕他这件事迟九渊是不会做的。

陶苒迅速说服自己,从被窝里钻出来先哆嗦了一下。

咦~今天好冷。

他是有意把体温维持在人类温度的,这样才不容易出破绽,否则就会出现大家都穿了外套,但只有他穿着半截袖,这样会有点傻……

然后陶苒就看见穿着短袖的迟九渊在一群人里格格不入,高先生和顾榭眼里写满了:年轻人,真是火力壮!

吃过早饭,太阳爬的高了些,总算驱散了些许寒意,节目组来下发今天的任务。

“昨天影帝组已经找到了苹安村的非遗手艺人,大家也参观过村口的石碑了,都简单的了解了一下小村的历史。”工作人员拿着小卡片翻了一页,毫无感情的继续读:“那么我们今天来了解一下小村的婚俗。”

简单来说,今天的任务就是按照苹安村的习俗,情侣中有一人出去“狩猎”,然后用猎物作为聘礼,回来迎娶自己的爱人,而另一半也不能在这里等着,要摘苹果作为回礼,晚上会有个篝火晚会,请了专业的师傅来处理白天的“猎物”。

这是苹安村的定亲仪式。

高赞弹幕飘过:

【看什么定亲,爷是在意俗礼的人吗?直接洞房好吧!】

邵滢举手发问:“今天不用我们自己做饭了?那没有积分规定,晚上的住处怎么选?”

“还是有积分的。”工作人员解释:“看猎到的猎物是什么,今晚只有积分排在第一名的那组可以住进山顶别墅。”

狩猎当然不是真的狩猎,而是穿着动物睡衣的工作人员带着护目镜假扮的,品种都是饲养的肉鹿、山猪和走地鸡。

嘉宾手里的小弓箭也是没有杀伤力的,箭头换成了彩色粉末,用来标记猎物。

邹梦璇摩拳擦掌的拍了一下顾榭,“老顾,你等着我来迎娶你吧!”

看样子她是想自己去射箭,留下顾榭在果园里摘水果。

可惜节目组随后宣布,最好是骑在马上射中猎物,如果不是,则积分减半。

邹梦璇不会骑马,只能遗憾的让顾榭去。

除了陶苒这组,另外三组都不约而同的让女生留下做容易些的摘苹果,只有陶苒这一组还没确定。

两个人还凑在一起小声商量。

陶苒说:“射箭好玩,我想去哦!”

迟九渊可有可无的点头,“那我去摘苹果。”

“这也太影响你霸总的形象了……”陶苒嘴上这么说,身体却诚实的很,一双眼睛立刻弯成了月牙。

迟九渊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唇角勾起轻浅的弧度,“你想去就去,我也不是第一次摘苹果了。”

“嘿嘿……”陶苒抬手抱住迟九渊,下巴搭在他肩头蹭了蹭,小声的笑道:“迟九渊你真好,你放心,晚上我请你住大房子!”

两组人分开行动。

节目组没专门准备骑装,本来就打着体验生活的噱头,再搞得那么讲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马术俱乐部里。

穿着宽松运动服的陶苒翻身上马后,娴熟的一拉缰绳,先和马儿熟悉了一下,很快就能轻松自在的驾驭马匹了。

“什么时候入场啊?”他还笑眯眯的问工作人员。

【原来风月无涯里那场骑马追逐的戏份真的是陶苒亲自上的】

【笑死了陶宝,你问这话时考虑过阎钺的感受吗】

【之前盐分们不还吹他家哥哥骑马都亲自上的吗?怎么现在马背都上不去啦】

而另一边……

人高马大的迟九渊站在三位娇小的女生中间,像猛禽闯进了喜鹊窝,他忍不住皱了下眉,那张永远淡漠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类似茫然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迟哥:我是谁我在哪我老婆呢?哦!老婆竟是我自己】

【迟哥,捷报!陶宝拔得头筹,他猎了一头鹿】

【前面的不要剧透啊啊啊,不过鹿肉……】

【迟哥别摘苹果了,保存体力哈哈哈】

但迟九渊看不到弹幕,他不仅摘苹果,还摘的很快,邵滢和邹梦璇还在树荫里笑出鹅叫的时候,他已经把冒尖的苹果交到节目组手里了。

“我能去找陶苒吗?”迟九渊问。

“啊……”工作人员看了眼时间,迟九渊再在这里呆下去也没什么好拍的,于是沟通后点头,“可以的。”

狩猎的场地不大,是苹安村后山一片稀疏的林子,镜头给到阎钺,他已经放弃在马背上射箭了,正拎着弓牵着马,黑着一张脸在林地里走。

工作人员穿着卡通睡衣时目标很大,但他们都是在不停走动的,前面碰到两只“大白兔”,可惜他一只也没射中。

他最近很倒霉,前段时间生病,几个快要谈妥的代言也莫名其妙的没了下文,好不容易病好了,接了这部综艺和时白薇组cp为新剧提高热度,结果又撞上了陶苒。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