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节(1 / 2)

陶苒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家的龙,得意的想:也不是所有的龙族都好看么。

迟九渊穿黑衣时无需虚张声势,单单站在那里,举手投足就带着尊贵威仪,再看神族的帝君,就有种超低配版迟九渊的感觉。

帝君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脚步一顿不再向前,俯首传音道:“本君并无此意……”

他还没说完,便被一声冷笑打断了。

迟九渊上前一步,将拎着大喇叭的陶苒挡在身后。

他身上的法衣破损,袖口破破烂烂的,但当他振袖挥剑时,面无表情的神族们顿时骇然色变。

玄渊剑裹挟着暴烈的气劲凌空劈向悬于半空的白玉台阶,灵流如瀑,撕裂残余的劫云后去势不减,剑光在轰鸣中撞上白玉阶,转瞬将那泛着荧光的台阶破为齑粉,随后悍然撞上白金色的天门。

轰然巨响,撼动九霄。

巍峨庞大的天门如镜花水月般,崩碎了。

玄渊剑垂落,被迟九渊随意拄在身侧,烈烈狂风中,他冷然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俯视着他回话?”

一众叩拜的修士已经惊呆了,只有钟镝憋笑差点憋疯,心里直呼痛快!

看着那群高高在上的神族惊慌失措的躲避剑光,然后灰头土脸的落到地上来,一个个脸黑的像锅底,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他简直要笑死了好么?

他不敢笑,有人可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陶苒光笑还不过瘾,他还拎着喇叭笑,直到迟九渊皱着眉拿走他的喇叭,把前仰后合的人扶稳了,淡淡斥责道:“好了,小心伤口。”

不过那满脸肃杀转眼春风化雨,可真是没眼看。

陶苒被他抱着仍不老实,抬头亲了一下迟九渊的下巴。

他笑弯了一双酒红色眼睛,“迟九渊,你好帅啊。”

抱着陶苒的手臂都僵了一瞬,迟九渊回头看了一眼破破烂烂的天门,盘算着要不要再劈一下。

再劈一下还有亲亲么?

然而帝君出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神族帝君这会儿脸上已经没有方才的盛气凌人了,他倒是没受伤,只是站在远处面色复杂的看着迟九渊——这回选了个洼地。

半晌,他换了个站姿,不甚明显的躬下了上半身,俯首低眉道:“前辈不愧是上古神族,其实按辈分,在下该叫您一声叔公。”

陶苒:“噗哈哈哈哈……”

迟九渊无奈的捏了捏小树妖软软的脸颊,让他止住笑意,再看向那自称小辈的帝君,眼神和看白玉台阶没什么区别。

帝君套近乎失败,硬着头皮说:“此前来犯的神族并不是晚辈派来的,他们闯下祸事,率先破坏妖王的新约,死了便死了。”

陶苒凑过去和迟九渊咬耳朵,“哇!你这个孙子不得了,能屈能伸!”

虽是“咬耳朵”,但在场众人谁没有神识,陶苒说完,帝君眼神就跟着暗了暗。

迟九渊不耐烦的看了那人一眼,“既然如此,你还拦在这里做什么?”

他还要带着阿苒回家疗伤,然后一起好好探讨一番什么是喜欢。

“晚辈……”帝君深吸一口气,躬身作揖道:“晚辈是来请前辈回神界即位为君的。”

这个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连跟在他身后的神族都茫然的面面相觑,不知道帝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陶苒:“哎呀!我要做神界的君后了么?”

迟九渊:……

他犹豫片刻,不是很确定的问:“你想吗?”

只是试探一下的帝君:……

*

作者有话要说:

清醒点,你的剧本是《影帝和他的豪门假少爷》,不是《霸道帝君轻点爱》。

陶陶:但是轻点爱也不错是吧,课本……啊不是,剧本听起来很符合学习目标(〃▽〃)

龙龙:嗯▼_▼

帝君孙孙已哭晕:不——!并不符合!!

-感谢在2021-12-1200:33:43~2021-12-1222:22: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鸳鸯锅10瓶;金妮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4章“阿苒,你到底有多少至交好友……”

陶苒才不想呢。

要知道妖界这些年也陆陆续续的和人界学了很多东西,即便如此,他也不想回去做妖王,更何况神界固步自封,一群老古董带着小古董关门修炼,严禁现代科技进入神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