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节(1 / 2)

陆释呆呆的张了下嘴,开合了好几下,才回神道:“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哦,你问我了解他吗?”陶苒皱眉沉吟,“你说的是哪方面?我觉得他有时候是怪怪的……”

陆释惊喜的瞪圆了眼睛,他就知道!一个豪门出身的少爷肯定处处颐指气使,还爱耍脾气,怎么可能和陶苒处处融洽合适……

“叮——”

电梯门打开,陶苒一手挡住,示意陆释先走。

陆释也忘了装客气了,一步跨出电梯,急急回头追问:“你也觉得他难相处是不是?他其实……”

“做饭太好吃了。”陶苒摸了摸下巴,“这可太奇怪了,吃过他做的饭,连喝外面的茶都不香了。”

陆释:……

陶苒是在内涵他吗?不是吧?

“我到了,有点晚了,不聊了啊。”陶苒刷卡进门,关门前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探头笑了,“对了,我对他了解不多,也只是比较了解他的尺寸吧。”

咔哒——

门在陆释眼前关上,走廊里只剩下他一只兔子。

丧丧的站着。

……

陶苒在可视门铃的小屏幕里看了一会儿兔子傻乎乎的表情,有些疑惑的抓了抓头发。

怎么小兔子脸上很失望,很沮丧的样子,一直愣愣的看着他的房门。

就……好像还用情颇深的样子。

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在门口换了鞋子,心里挂着这件事,也懒得洗澡了,清净咒走一遍,换了睡衣滚进被子里。

他其实还是很在意的,要赶紧找打工龙问清楚。

上了床又发现手机落在了客厅,陶苒裹着被子,不愿意动弹,干脆施了个摄物咒,让手机慢悠悠的飘过来。

飘到半路,视频通话的铃声先一步响了,再加上震动,陶苒差点把手机给扔出去。

拿过来一看,不出所料的是迟九渊。

视频接通,披散着头发的迟九渊看见陶苒躺在床上,有些诧异的扬眉,“这个时间你竟然已经躺在床上了吗?”

“不然还能干嘛?”陶苒疑惑的想了想,“哦!你个老色批该不会以为我在洗澡吧!”

迟九渊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凑得近了一点,“阿苒,你有没有想我?”

“没有。”陶苒翻身,趴着和他说话,对着屏幕眨了下眼睛,“虽然我没想你,但有别人想你啊。”

迟九渊肉眼可见的敷衍起来,“谁?”

“一只小兔子,叫陆释。”陶苒哼笑,“和我长得有点像呢!”

“陆释?兔子?”迟九渊重复了一遍这两个词,冷淡的否决:“不认识,和你长得像?”

他厌恶的皱眉,“易形术?”

“不像是易形术,倒像是用了什么遮掩容貌的低阶法宝。”陶苒不老实的又翻了个身,头发被他滚得乱乱的,落在白色的枕头上,像一朵毛茸茸的小蒲公英。

迟九渊情不自禁的捻了下指尖,浅绯色的花瓣太过娇嫩,被这一下碾碎了,染红了苍白的指尖。

他根本就没听进去什么兔子,只是描摹着镜头里的人,沉缓的说:“阿苒,我想你。”

明明手机是举着的,但陶苒好像形成了某种条件反射一般耳朵一痒,差点脱口回应一句我也想你。

“咳……”陶苒瞪他,“那兔子身上有你的味道,我现在怀疑你不守龙德,不要对着我甜言蜜语试图迷惑我,快点老实交代!”

镜头晃动,迟九渊坐直了一些,顺滑的白色中衣松松垮垮的敞着领子,露出一片苍白的锁骨和胸膛。

陶苒舔了下唇。

“我的气息?”迟九渊皱眉,冷肃的眉眼间有几分茫然,半晌他笑了笑,似乎有了答案。

陶苒有些小小的忐忑。

“你诓我?”迟九渊笑道:“阿苒,这是什么拒绝与我亲近的新把戏么?”

见他真的不知道,陶苒正色道:“是真的,今天到组里的男配角,叫陆释,不过这名字未必是真的,我看他修行不过几百年,所以很奇怪,他化形的时候,你不是在地下么?他身上怎么会有你的气息?”

迟九渊沉默了,似乎又认认真真的搜寻了一遍记忆,半晌才说:“阿苒,劈我的雷为证,我是清白的……想不起来哪来的这么只兔子。”

“好吧。”陶苒啧了一声,“我信你呀。”

迟九渊:“……你还有点失望?”

“你刚才说的对。”陶苒坏坏的笑了,“在我搞清楚这件事之前,你被剥夺爬床资格了!”

迟九渊挑眉:“你果然就是找借口为难我。”

“你凭空给我变出个情敌,我很生气。”陶苒昂着下巴指指点点,“这就是你的错!”

小东西开始耍赖了,迟九渊不禁反省了一下,难道那几天做的真的有点过了?

可他已经过了发.情期了,就算再吃,也不会那么急那么凶了……

他想解释,小树妖已经飞快的挂掉了视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