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节(1 / 2)

“陶哥,你发现了没?”邹梦璇缩在军大衣里,小声和陶苒嘀咕:“那小孩,他总在看你,他没戏还不回屋,就在外面冻着也要看你,什么意思?”

陶苒心想,可能他是兔子不怕冷,顶着寒风也要知道迟九渊喜欢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种精神还是很可贵的。

他喝了口温水,正要说什么,“那小孩”已经过来了,手里拎着两杯饮料。

陆释的助理在给片场的大家分奶茶,陶苒和邹梦璇的是他亲手送过来的。

“梦璇姐,陶哥,请你们喝奶茶。”他把两个纸杯放在桌子上,自然而然的坐在旁边的空椅子上,笑着说:“你们要注意身材管理吧?我特意给你们拿的零卡糖。”

伸手不打笑脸人,邹梦璇笑着道谢,她指尖刚碰到奶茶,手机就响了。

陶苒挑眉,饶有兴致的看向陆释。

在他的视野里,邹梦璇的手机根本没亮过,而是一小团灵力飘过去,遮挡了屏幕,造成了手机来电的幻象。

小兔子把人支开,这是要干什么?

陶苒是准备今天午休和陆释摊牌聊聊的,小兔子如果愿意说他怎么认识的迟九渊,而后知难而退也就算了,要是小兔子不识相,陶苒少不得要用搜魂术自己看看前因后果。

他的就是他的,别人瞎惦记着可不行。

正好午休时间长,陆释“睡”过去也不影响工作。

他很敬业的,不能因为私人情感耽误工作进程。

此时休息室内,就剩下陶苒和陆释,兔子精抓着纸杯的手指收紧,然后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卷着的剧本,摊开了,小心翼翼的看向陶苒。

“陶老师,下午有我们的第一场对手戏,我能不能和你对一下戏……”他补充道:“我知道下午开拍前会对戏,但我想尽力做到最好,不拖你后腿。”

陶苒:……

他怎么觉得小兔子很真诚呢,反正他没看出一点破绽,仿佛陆释就是诚心来请教的。

该不会把他昨晚那句“影帝为基本门槛”给当真了吧。

指尖敲了下桌面,陶苒眼睛一弯,“没问题,但我帮你这个忙,你一会儿要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陆释温顺的点头,眼神有点疑惑。

陶苒看了眼他标红的地方,从羽绒服的袖子里抽出自己第一阶段的剧本。

陆释很欣喜的把椅子挪得靠近陶苒一些,小声问:“那我先开始了,陶老师。”

“嗯……”陶苒开始觉得这小兔子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怪的了。

“兄长……”陆释语气虚浮,话说一半先咳了两声,“我还未见过北朔之外的天地,若来年春时,我身体好些了,能与你一同去京中述职吗?”

陶苒沉默,片刻后语气冷淡而疏离,“路途遥远,没这个必要,你想看什么,回来我可以画下来送与你。”

北地民俗与中原不同,再加上老王妃娘家势大,给老王爷带了绿帽后竟然也只是和离,带着这个体弱多病的私生子在别院过自己的日子。

世子这两年才和这位弟弟有往来,目的是为了拉拢生母背后的势力……即便那也是他的母亲,但母子俩坐在一起就像陌生人,还要考这个弟弟缓和气氛。

听到世子的拒绝,病弱少年很失望,陆释的语调也跟着落了下去,迟疑道:“那我就不去了,但我……”

“能叫你哥哥吗?”

陶苒:???

他转头看向陆释,“剧本里没有这句话,不过你加的不错,情绪处理的很好……”

“谢谢。”陆释抿唇,抬眼时眼睛亮晶晶的,“陶老师,其实我戏外也很想叫你哥哥的。”

陶苒:“……啊哈?”

“就是……”陆释哼唧道:“我……我很仰慕陶老师……”

陶苒的微笑都快裂开了:“干嘛,找不着迟九渊就要以我为突破口来加入这个家?你礼貌吗小兔崽子?我像是喜欢头顶带绿的人吗?”

好吧,他喜欢,但他喜欢的是枝繁叶茂,可不是一摞绿帽。

“小兔崽子”四个字叫的陆释一愣,他以为陶苒是生气了,立刻扯着陶苒的袖子解释,“我是说,我愿意跟着陶老师,地下恋情也无所谓的,至于迟九渊……”

他皱眉,满脸嫌弃的撇嘴,“区区一个豪门少爷罢了,谁稀罕他?”

陶苒差点以为自己中了什么神经毒素,以至于五感错乱,一时都忘了把袖子拉回来了。

“我有点没跟上你的逻辑,让我捋捋……”陶苒谨慎的把凳子往后挪,离他远一点,“你喜欢我?!”

陆释羞涩:“嗯嗯!”

“你羞涩个鬼啊?”陶苒差点把假发套给揪下来,“那你身上怎么有迟九渊的气息?那个神族气息,我没感知错吧?和我身上的味道有点相似。”

“我身上只有你的气息呀,怎么可能有……”陆释意识到什么,惊愕的看向陶苒,“你……你不是人?”

陶苒被绕晕了,掌心灵流汹涌亮起,扑过去就要按在陆释脑袋上,他需要一个搜魂术,看看这小兔崽子到底是来给谁带绿帽的。

陆释看到那一团强盛的光华以及其中蕴含的强大妖力,也惊呆了,妖界大多弱肉强食,他以为陶苒是要吞噬掉他,吓得跳起来就要跑,被陶苒一把拉住后领。

小兔子不怕冷,穿个戏服就出来了,那衣服也禁不住撕扯,嘶啦脆响,被陶苒扯了个口子。

一片混乱中,门外进来的高大男人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顺手扔了个结界,看着屋里拉拉扯扯的两个人冷笑一声。

“阿苒,好热闹啊。”

陶苒僵住,像突然得了严重的劲椎病,一帧一帧的转过头,拎着那一段青色的布料和迟九渊打了个招呼,“午安……迟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