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节(1 / 2)

但迟九渊只是狠狠的衔住他的唇,呼吸有些乱的吻过他脸上的每一处,最后下滑至颈侧,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流星来了没有?”他强自按捺着渴望,哑声问。

陶苒抓着他的头发把这颗脑袋挪开一些,喘息着看了眼墨蓝色的夜幕,“还没……”

他还没说完,眼中的失望刹那间转变为惊喜,“来啦!”

远离城市灯光的夜幕更纯粹,哪怕是黑夜,也透着些深海般的蓝,星群寥落却璀璨。

先是一线星辉划过,随后数道亮银色的细线方向不同的飞掠过星河,之后的几秒渐渐频繁,细而明亮的流光几乎是转瞬即逝的,在苍穹之下呈现着瞬息的绚烂。

陶苒上次看流星雨的时候,他还是一棵树,就算“看”到这些美好的事物,也不能感受到分毫的喜悦,现在却大不相同了。

他躺在蔷薇丛里,眼里都是明亮的笑意,侧头问迟九渊:“好看吗?”

可他转头就看对上了迟九渊翻涌着暗色的眼睛,迟九渊根本没看流星,暗金色的眼睛里只有一个小小的人影。

“可你都没看……”陶苒笑着拆穿他。

迟九渊支起身,在他眼睛上落下一个轻而凉的吻:“你眼睛里有星星,我看到了。”

陶苒:……

他顿时觉得流星也就那样,也侧过身,面对着迟九渊,伸手去描摹那张俊美的脸。

指腹一点点摩挲过挺括的眉骨和鼻梁,最后落在刚才被他咬了个小口子的唇上,还故意坏坏的按了一下。

迟九渊张嘴含住他一节指尖,尖锐的牙细细的磨,暗金色的眼眸幽深晦涩,竖瞳在黑暗的夜色里怒张着盯紧花丛里猎物修长的颈。

“浪漫吧?”陶苒曲起指节,按了一下他的舌尖,“原来我拍过那么多的浪漫桥段,都是为了遇见你做的预习。”

像积压在岩层下的滚烫岩浆终于喷薄而出,迟九渊一秒也等不了了,把人抄起来,大步走向陶苒亲手布置的温馨小窝。

腿盘着他的腰,陶苒勾着他的脖子抬头看了一眼,“流星雨还没结束呐!你就要拆最后一件订婚礼物了吗?这流程不对!”

拆礼物……

迟九渊的下颌线绷的更紧,隐隐似乎咬了下后槽牙,转瞬间便抱着人出现在帐篷前,将小樱桃压在了他亲手铺好的熊皮上。

凌晨最冷的时候,这狭小的空间里温度却节节攀升,他们在繁星和冬雪的簇拥中放肆的拥吻,朦胧的月光穿过头顶通明的观景小窗,落在迟九渊身后,被笼罩在影子里的陶苒手指无意识的想抓住什么。

他扯落了一段发着光的星月藤,最后作茧自缚的被这段月光绑住了手腕……

手臂挂在迟九渊脖子上,被他带着坐了起来,陶苒一口咬住迟九渊结实的肩膀时,听见迟九渊亲吻他耳朵的声音。

隐秘的水声里,迟九渊气息急促。

“阿苒,你今天……是想要我的命吗……”

一片凌乱放肆之中,陶苒呜咽着想,这到底是谁想要谁的命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樱桃骄傲叉腰:怎么样,是不是办了件大事?

【带一个基友的沙雕文,毫无逻辑的搞笑小甜饼,笑就完了哈哈哈】

《沙雕攻他来自男德学院[穿书]》

作者:顾九遥

因为过于毒舌,楚沐容穿成到玛丽苏辣虐文里的柔弱小少爷受慕容夜殇,被迫过上遍地钻石的真实玛丽苏生活。

在文中,逃跑99次的小少爷被渣攻南宫长行强取豪夺,关在占地一百八十万平方米的豪宅里上演十八般武艺,学会各种日常用具的九十九种玩法,最后喜提在外彩旗飘飘的渣攻。

虐身虐心,见者落泪。

楚沐容冷笑:“攻受脑子里别是有三斤八二年的脑血栓吧。”

*

楚·全国散打锦标赛冠军·沐容决定给开设总(zha)裁(gong)培训班的南宫长行一点教训,让他看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谁知他踹开镶嵌着24k钛合金的房门,南宫长行正冷着脸说:“你们说一个男人能给他心上人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他铿锵有力道:“是贞*洁!”

楚沐容:???

南宫长行总结:“男德攻德,歪瑞古德。”

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外表冷酷实际恋爱脑攻X外表娇羞实际大魔王受

.感谢在2021-12-2623:54:32~2021-12-2723:14: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尽欢10瓶;快乐就完事儿了5瓶;有木在南方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8章柏拉图式的恋爱?

快到凌晨四点的时候,陶苒才睡觉,自妖骨受损以来,他已经很少睡这么晚了,感觉也没睡多久,迟九渊细密的吻又把他给弄醒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