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节(1 / 2)

陶苒柔软的指腹就贴在他喉结上,绕了两个圈。

“好吧。”他小声说:“我们一起洗澡,然后……”

他还没说完,迟九渊已经抱着他起身,用摄物术开了影音室的门,大步走向浴室。

他这个劲头看的陶苒胆战心惊,抱着他的肩膀,忍不住急切的嚷嚷:“一次!我们说好……啊!别咬!”

迟九渊把人放在洗手台上,抬手把斗柜小格子里的浴缸遥控器拿出来,随便开了个模式,又低头去亲吻陶苒。

注水哗啦啦的声响里,陶苒靠着镜子,抬手揪住迟九渊的头发,勉强把人拉开一些,“我还没说完……”

“阿苒……”迟九渊抓着他的手,“你总是揪一边的头发,我会秃的。”

“会秃吗?”陶苒想了想那头威风凛凛的黑龙,后颈鬃毛缺一块儿的样子,忍不住弯了眼睛笑出声。

镜子旁的灯带映得他眸光像星星,一只耳廓边缘都接近透明的,整个人笼在光晕里。

迟九渊又低头去吻他的耳朵。

浴室里空气渐渐潮热,陶苒被亲的有点喘不上气,晕晕乎乎被迟九渊抱着走向浴缸时,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说什么了……

但他很快就无瑕思考了,像疾风骤雨中,枝头无所依凭的樱桃花。

……

第二天很自然的没能早起,一睁眼都十点半了。

他醒的比迟九渊预想要早,以至于迟九渊哄人的计划没能顺利实施,被小樱桃扑过来,凶狠的用枕头按住了脑袋。

迟九渊:……

“迟九渊,我发现你在某些方面比狐狸还狡猾!”陶苒抬腿跪在他腰两侧,怒声指责:“你个狐狸精!”

“阿苒……”迟九渊声音闷闷的透过枕头,还带着一点笑意,“我并未违背我们一次的约定啊……”

他抬手,想安抚的拍拍陶苒的后背,但指尖触碰到的却是一片温热的皮肤,以及皮肤下隐隐的骨骼线条,是他喜欢留下痕迹的蝴蝶骨……

不过小树妖是不是不想出门了,竟然就这样坐在他腰上。

“你怎么好意思说一次的呀!”陶苒眼尾的红在没褪,手上又加了劲,看来是打算把迟九渊那张立体深邃的脸给按扁。

“阿苒……”迟九渊哑声说:“你先下去,要不我们今天就别出门了……”

察觉到什么的陶苒:……

头上的枕头被丢开,迟九渊坐起身,发现小樱桃已经套上长裤下床了。

“这就起来了?”迟九渊有些意外。

陶苒:“我要去厨房拿刀,没收你的作案工具。”

迟九渊沉默了一下,扑过去把人拖回床上,笑着哄他,“阿苒,你气糊涂了,不锈钢伤不了我……”

换来小樱桃气鼓鼓的一口,咬在他下巴上。

……

新年的前两天,电影《逐鹿》首映式的现场,许久没出现在镜头前的迟九渊又和陶苒携手出现了。

两人穿着同款的黑色的西装,里面衬衫的颜色有细微的差别,剪裁合体的衣服衬得陶苒身形颀长,像一株修竹,清俊矜贵。

迟九渊被陶苒拉着做了发型,额发都撩了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俊美的一张脸更加锐气逼人,他的座位就安排在第一排,因此一双修长的腿便无遮无挡的闯进了镜头。

首映式除了最后播放电影的部分,前半段都是直播的,陶苒携家属出席首映式的消息一早就有,从这双腿入境,弹幕就开始爆.炸式的增长。

【第一排,家属待遇】

【开什么玩笑,就算不是陶苒男朋友,以南风的实力,他想坐台上都没问题】

【斯哈~迟哥就该穿西装啊,和陶宝站一起,我以为我在参加婚礼】

【哈哈哈哈哈,陶苒和邹梦璇在台上互动,迟九渊和顾榭在下面聊什么呢?过于和谐了吧】

陶苒接受完采访,在迟九渊身边的位置坐下,探头笑着问出弹幕的疑惑,“你们聊什么呢?”

顾榭笑呵呵的回答:“我向迟先生请教一下,他日常都做什么运动,好做个参考,回去也报个健身房什么的……”

陶苒:……

emmm……床上运动算运动吗?

还好迟九渊自己已经很会伪装人类了,说了骑马、射箭、击剑三样,唬得顾榭面露难色,说这三样难度系数太高。

陶苒好笑的想,倒也没错,玄渊剑也是剑么。

这会儿现场已经暗了下来,开始播放电影的片花。

陶苒放在扶手上的手,被迟九渊悄无声息的握在掌心。

“还生气吗?”他传音问陶苒。

“气有什么用,你又不改。”陶苒用力捏他的大拇指,“回头我要去一趟魔界。”

迟九渊想起那几个魅魔,皱眉,“有事?我陪你。”

“哼。”陶苒哼了一声,“你不许跟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