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节(1 / 2)

陶苒也在数迟九渊做的个数,到了十个的时候,他立刻传音提醒:“迟哥,差不多了,再撑两个就行了……对了,别忘了出点汗!”

迟九渊在十三个的时候停下了,陶苒立刻配合的站了起来,伸手去拉迟九渊。

两只手交握,迟九渊借力站了起来,很听话的让额上出了一点汗,几缕头发湿漉漉的搭在额带上,俊美之中又添不羁。

但他神色倒是淡然从容,只有一双深邃的眼睛落在陶苒身上,像是无形的在讨要夸赞。

大黑龙这样有点可爱,陶苒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迟九渊硬挺的发丝,轻笑着说:“迟哥真可……咳,可靠啊!”

【陶宝,你怂什么呐?】

【怕说可爱回去被太阳是吗哈哈哈】

【我来说我来说,真的,迟哥刚才的眼神好像大型犬啊,温柔专注……】

【我记得上一次他们俩来的时候,迟哥眼神还冷冰冰的呢,像某种爬行动物。】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哈哈哈】

【十三!说养狗的那位姐妹,你可不要怂啊】

陶苒的小手绢总算派上了用场,迟九渊拿过来擦了擦“汗”,然后顺理成章的收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山匪打劫这一关顺利通关,再上路时,陶苒心满意足的坐在了迟镖师的马背上。

“还挺好玩的。”陶苒惬意的靠在迟九渊身上,“迟哥你说呢?”

迟九渊嗯了一声。

陶苒又传音给他:“我要是不叫你,你不会真撑五分钟吧?”

“不会。”迟九渊传音回复:“我会注意的。”

陶苒后脑蹭了蹭他的肩膀,仰头在他的下巴亲了一下,以示奖励。

亲的位置离麦克风近,声响被清晰的收进了麦里,有带耳机的观众立刻发弹幕表示:听着好像自己被陶陶亲了一口!

过了山匪,接下来难捱的就是骑马了。

事实上,大家在马术俱乐部也不会骑这么久,袁总第一个对着节目组抱怨起来。

“体验的差不多了吧,真骑一天马,谁能受得了啊?”他揪着前襟被汗打湿的衣服,神色是明显的不耐烦。

这倒是实话,人骑在马背上并不是不动的,相反还要绷紧腰腹和腿部肌肉保持平衡,看袁总的样子,应该属于会骑,但好久没骑过了。

俯卧撑之前,他们已经骑行四十分钟了,路还不是很平坦,邹梦璇也跟着附和了一声:“导演,我们体会到镖师的辛苦了,骑一天腿就磨破皮了,能不能休息一下啊?”

工作人员只是说:“地图在你们手里,你们可以自己判断中午休息的地点。”

顾榭在马背上不方便看地图,就把那羊皮纸的地图递给了陶苒。

这地图又简单又抽象,陶苒根据那个代表劫匪的卡通独眼龙头像,推算出他们应该已经走完了一小半路程了。

看来节目组确实没想故意难为他们,距离还算合理。

“再走十分钟吧。”陶苒收好地图,“我们再走十分钟就差不多走完一半了。”

十分钟大家还是能坚持的,袁总叹了口气,摸了摸汗湿的脑袋,“这走镖可真有点不容易,跟现代物流没法比啊……”

“这个更倾向于武装押运吧。”陶苒侧头看了他一眼,从袖子里拿出两张纸巾递过去,“袁总擦擦汗。”

“唉,谢谢陶老师。”袁总客气的接过来。

为了拿纸巾,他不得不离陶苒他们近了些,擦完汗也没离开,而是和陶苒寒暄起来。

“我家那小子是陶老师和迟先生的粉丝呢。”他拘谨的笑了笑,明明是和陶苒说话,目光却落在了迟九渊冷峻的侧脸上,笑容里带了一丝讨好,“以后有机会,让他和陶老师加个微信?”

陶苒本来是不在意的,随口答道:“好啊,金姐说小朋友喜欢打游戏,玩的很好,有空可以让他带我躺赢……”

这就是一句客气话,袁总听完之后却皱着眉反驳:“玩游戏可不是什么正事儿,陶老师和迟先生要是有空,还是多和他聊聊别的吧。”

陶苒:……

他看明白了,这位袁总实际上也没太看得上他这位“演员”,过来和他搭话,是为了往迟九渊身边凑。

嗯……难怪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总是忙的不见人影的袁总,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节目。

袁总这句话说的实在是爹味很浓,以至于始终盯着陶苒头上步摇看的迟九渊面无表情的转移了视线,终于看向了他。

“不是正事?”迟九渊轻笑一声,“确实。”

听他认同,袁总赶紧点头,“就是……”

迟九渊神色淡淡:“既然你儿子做的都是正事,那就不用加阿苒的联系方式了,我陪着阿苒玩就行。”

袁总:……

这一段冲突在播出时被袁总要求剪掉了,所以观众们并不知道这个小插曲,只是吃午饭时,袁总脸色很不好,金影后也一脸尴尬。

【发生了啥?总觉得中间剪了一块儿?】

【可能骑马累的吧,哈哈哈梦梦抱着大饼子睡着了】

【确实很累,可能和节目组闹矛盾了吧】

【和他们一比,影帝组简直生龙活虎了哈哈,迟哥甚至有力气把陶陶抱到树上坐着】

陶苒坐在一个歪脖子树的树干上,低头咬那个硬邦邦的饼子,口齿不清的嘀咕:“我想要一袋榨菜……这也太干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