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音若语看着激动的人群,只觉有一种厚重的隔膜。

她去过的世界太多了,对其都没有什么感情,就如当日姜蒿所说,若非白霜在此,她也许并不会选择救世。

她自认为并不是个善良的人,只是在面对她挚爱的友人的时候,愿意倾尽所有地表现善良。

她笑着看了白霜许久,这才想起了什么般拍了拍脑袋,回头望了一眼虚空之中,打了个响指消失在原地。

黑龙早已回返,此刻正躲在云层中偷偷注视着心阳城的热闹,他摇着尾巴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之前那些被天道召唤来此的坠星,小的星辰被他直接撞碎,大一些的则被他尽力偏移,此刻所有危机都得以消弭于无形,即便是肉身强悍,他也格外疲惫,尤其大脑里混沌一片,有些欣喜,却又有些怅然。

他觉得自己是敖乌,偏偏又融合了林阿白的记忆,他有着敖乌对白霜的眷恋,却又有林阿白面对白霜的自惭形秽,他远远看着人群中白霜的身影,心中陡然升起了点莫名的心思。

——若是他刚刚死在乱星之中,白霜一定会记他一辈子吧。

“那你爹得气死了。”身后传来一道凉凉的嗓音。

敖乌回过头,他机警地要甩尾巴攻击,但是很快反应过来,林阿白似乎对来人很熟悉,便抑制了自己的攻击欲望,他将下巴搭在尾巴稍上,继续百无聊赖地偷窥白霜。

音若语戳了下他的鳞片。

他这才不甘愿让出了个云层里最舒服的位置:“你来做什么?”

“哄哄我徒弟啊。”音若语笑眯眯。

敖乌抿着嘴唇不说话,虽不乐意承认林阿白,但是却也没有径直否认。

音若语接着说,“无论是身为小黑龙,还是身为病秧子,你曾经的人生都太短暂了,你所迷恋的,你所痴望的,无论是爱情还是仰慕,都是无尽的幻光罢了,它们很快都会逝去的,你又何必陷入这般无谓的情绪之中不能自拔?”

“你想告诉我,她是幻光吗?”敖乌指着被迫在人群中接受祝福和敬仰的白霜,随着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她越发目光躲闪,似乎下一刻就要晕过去了,明显是社恐发作恨不得逃得远远的,但是考虑到大家的期盼,又只能强迫着自己如同泥胎木偶一般定在原地接受众人的仰慕。

音若语看着白霜这幅模样,忍不住扑哧乐了起来,想到自己此刻正在开导后辈,努力咳嗽一声重新严肃起来:“她自然不是幻光,但是你对她的感情却只是幻光。”

小黑龙耷拉着眼睑,沉默如山。

音若语以为他听进去了,拍了拍他的脑袋:“也许,你会得到幻光的偶然回顾,但是她注定不会为你停留,那些短暂的快乐不足以慰藉你漫长的人生,他日回想,只会平添烦恼,甚至心生怨愤,不如索性控制自己,不要再继续了。”

音若语说罢,瞥见那边白霜在左右寻找着什么,自知她是在找寻自己,便不再停留,闪身离开。

敖乌这才嘟嘟囔囔反驳了一句:“若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呢?”

属于林阿白的生活智慧告诉他,追逐幻光又有什么不好呢?相比那种只能独自消磨的忍耐,追逐这一过程本身就能够让他幸福了啊。

··

音若语没直接去寻找白霜,而是寻了个白霜能一眼看到的去处,立在那里等她主动过来,熟料等来的第一个人并非是白霜,而是姜蒿。

音若语抱怨了句:“……刚给你摆平一条鱼,结果又来一条,姐妹你可长点心吧,这鱼塘可太大了也容易翻车啊!”

她抱怨归抱怨,但是面上依旧挤出笑容,礼貌相待:“见过姜道友。”

姜蒿看着她,他语气礼貌,但是所说的话却格外开门见山:“音道友,你行事风格和白霜所言并不相同。”

音若语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比如?”

“比如此战的排兵布局,很多时候你明明又更好的解决办法,你却宁愿付出更多死亡的代价。”姜蒿道,“换言之,你在满足白霜救世愿望的同时,也在竭力削弱此界的有生力量,我说的对吗?”

音若语眼神沉寂,深不见底。

“比如离未明。”姜蒿道,“诚然,他实力深厚,但是却更擅长进攻而非防御,绝非守护心阳城结界的最佳人选,这样的例子还有许多,你需要我一一道明吗?”

许久之后,音若语才幽幽地笑了起来:“不必,我以为我瞒过了所有人。”

“只差一点点。”姜蒿道,“我需要一个原因,否则,我会杀了你。”

他说话毫无波澜,也未带起丝毫杀意,但是音若语知道他的话绝不作假,她露出个无所谓的神色:“我本是强行被穿越时间的神魂,若是找不到我的系统离开此界继续做任务,我可能很快就会消散,毋需你动手。”

姜蒿未料到还有这一层,面露疑惑。若是真如音若语所说,那她又为何要故意削弱此界的力量?

音若语并不打算隐瞒,她看了眼远处起伏的雾霭,幽幽道:“至于我这么做的原因,告诉你倒也无妨。很多年前我初来此界的时候,便同白霜说过,此界是被外来文明揠苗助长的产物,它是一颗畸形的种子,从根上就是歪的。即便没有天道的灭世,它也会自己走向毁灭,这也是我一开始并无拯救此界的意图的缘故。”

姜蒿垂下眉目,等待她接下来的回答。

“此界有必死之局,但却也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解局之法。”音若语接着说道,“按照我留给白霜的规划,在此战之后,许多中小宗门、还有一些不受控制的大宗门,都在此次灭世之战中力量衰败,接下来,便会由联盟出面,接收这些无主力量,组建中央集权的政府组织,如今权利分散的制度会逐渐变为过去,联盟将会成为超脱一切宗门的存在。”

姜蒿震惊地看着她。

音若语面目沉静:“接下来,联盟将以人为本,搞大生存、大建设、大开发,用十年时间解决底层人民的吃饭问题。随后,新的规则会被制定,比如:保护新生幼儿,提升女性地位,成立养老机构,建设工厂,发展教育,提升科技。确保即便没有灵根的人,也能有尊严的活着,毕竟他们这才是最终修真界得以长久存在的根本。”

姜蒿沉吟半晌:“……我走过很多个世界,有的世界确实是对底层压榨过重,死亡人口常年大于出生人口,最终走向灭亡。”

“你看,你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你甚至不敢去思考如何解决这件事。”音若语笑道,“既然白霜想要这个世界存活,那就让它长久的存活下去吧。现如今这个世界有限的资源、各自为政的权力,落后的农业水平,都无法承担这些过量的修真者造成的负担,所以……”

音若语顿了顿,可以看得出来,这件事对她来说并非没有心理负担的,只是,她还是选择这么做了,“……总归都是些腌臜的事情,不能脏了她的手和耳朵,我来就可以了。”

姜蒿不语。

音若语坦然道:“我曾经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你还记得吗?”

“我不会将此事告诉白霜。”姜蒿已经猜到了她的请求。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音若语笑了笑,“如今,我要做的都已经完成,我不是好人,但是我愿意用一切证明,我无愧于白霜,但是我却不愿她眼中的我染上污垢。”

姜蒿不再说话,转身离开。

音若语轻轻笑了一下,继续等待白霜的到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