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见我们,不见不罢休!”

卫无垢点头:“我只想见他一面……她却总避我,她唤我师兄,待我却连外人都不如!”

摩罗附和:“就是,我和她好歹这么多年相爱相杀呢,现在榨干我利用价值,就提上裤子不认人了?想得美,她敢同姜蒿成亲,老子就敢抢亲!谁怕谁啊!”

抢亲这两个字点亮了卫无垢无神的双眸:“……对。”

小铁在摩罗旁边捂着脸,眼见劝又劝不住,只能装作不认识他,同时默默为自己那可怜的白霜姐姐祈祷一番。

长宁宗内,

苏履青磨刀霍霍,旁边的师弟师妹们看得脖颈发凉,瑟瑟问道:“……师姐您这是做什么?”

苏履青牙齿咬得死紧:“抢亲!”

魔窟里,

敖乌也在吆喝着众人抄家伙抢亲,鬼离在一旁不仅没有阻拦,反倒一副摇旗呐喊的架势,溺爱之心可见一斑:“都给我上,我儿当年可是入赘长宁宗了,这事情多少人都知道,她白霜现在想同别人成亲,想都别想!”

红衣鬼修眼见拦不住,索性只能加入,“听说联盟最近正在立法保护夫妻之中弱势一方的权益,赘婿自然也在受保护的范围内,兄弟们走,为少主讨回公道!”

“保护赘婿,讨回公道!”

此刻的长宁宗,再次聚集了整个修真界的目光,这一场结亲仪式还未举办,就弥漫起了硝烟的味道。

熟料到了结亲当日,气势汹汹抢亲的众人才得到消息,结亲仪式的举办地点并非长宁宗,白霜和姜蒿都是众生道大成的修士,想要躲开众人,自然无比轻松,众人寻觅不得,各自散去。

但是在散去之前,却仿佛约好了一般放出相似的狠话。

摩罗:“结亲又如何,又不是不能离!”

敖乌:“我爹说,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宿微:“情生则执,我知是妄……即便如此,我还是放不下。”

卫无垢:“……我愿意等。”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