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节(1 / 2)

玲珑四犯 尤四姐 8372 字 15天前

里间的人听辟邪说明白了,方才松了口气,实在是这阵子受的惊吓太多,再也经不得这样的风浪了。

李臣简道:“先把车预备起来。”复回身进去回禀,请大家继续用饭,不必担心他。

云畔站起身,让他等一等,一面向外吩咐:“快去取厚一些的斗篷来。”

这时候宣入禁中,今夜必定是回不来了。现在的天还冷着,尤其到了夜里浓雾弥漫,人像走在混沌里似的,穿得厚实些她才踏实。

绿檀将那件大毛的送了来,她仔细替他系上,一直送到廊下。其实越是到这个时候,愈是要小心避嫌,她不好多说什么,只道:“一切都听大哥吩咐,千万不能擅作主张。”

他笑了笑,说知道,辞过了她,便快步向院门上走去。

马车赶得急,到了宫门上有黄门等候,见他来了便将人引进延义阁议事。

进去的时候,陈国公和几位族中长辈都在场,他向众人见了礼方坐下,他们已经议到了任命山陵五使,李臣简静静听着,对于这些葬前葬后的事,着实也不在行。

一位族叔咳嗽了声道:“成服和引领臣僚祭拜哭临等事,都交由我们承办,要紧一桩是宣遗诏。各级文武官僚还有推恩、赏赐等,照钦,你须早早预备起来才好。”

陈国公颔首,“这些事宰相等人会着手经办,咱们这里只管把大礼做得风风光光,不枉官家几十年为江山社稷的辛劳就好。”

李臣简到这时才听明白,想必官家的遗诏已经从福宁殿送出来了,但因是遗诏,现在不能宣读,必须等官家驾崩之后,再由宰相昭告天下。

他低着头,微微叹息,愈发觉得人生短短几十年,到头来不管贫穷富贵,终是殊途同归。大权在握又怎么样,权柄是把双刃剑,身强体健时尽享荣光,到老了,反成了催命的利器。似乎现在大家除了关心帝位何去何从、丧事风不风光,并没有人在意官家的死活。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竞相为即将问鼎的新帝分忧,李臣简只得打起精神来,葬后有虞祭和祔庙事宜,他从中分得了一项任务,直到将近子时,这个临时的小朝廷才散会。

从延义阁出来,月上中天,他对陈国公道:“大哥,我去瞧瞧官家。”

遗诏都已经到手了,陈国公再也不必怀疑忌惮,便道好,“我先前已经瞧过了,看样子不妙。你去看看吧,终归小时候对我们不薄。”后来的日渐猜忌和打压,到了人之将死时,一切也都可以释怀了。

李臣简拱了拱手,转身跟着小黄门往福宁殿去,深夜行走在禁廷,和白天大不一样,每次都满含凄惶的滋味。

福宁殿内外燃着灯,聚集的光从幽暗的夜色中突围出来,映着苍黑的天幕,恢宏又孤独。他提袍登上丹陛入殿内,东边的偏殿作为官家平常起居所用,以一架巨大的六折屏风分隔开。转过屏风,便见官家在榻上躺着,面如金纸,半张着口,已经睁不开眼睛,也不会说话了。

皇后一直在边上守着,见他进来行礼,转过身子喊官家,“忌浮来了,官家醒醒吧。”

可惜丝毫不起作用,皇后凄切道:“自今早起就是这样,一夜过来再唤他,他已经不能答应了。”

病势好好坏坏,缠绵了太久,皇后心里早就有了准备,这一日真正来临的时候,也可以坦然面对了。

给身边的女官使个眼色,让人去门上守着,有些话官家不能亲口解释,就由她来说明白吧,也好让官家身后不落埋怨,走得心安。

“你坐。”皇后比了比手,“我有两句话想对你说。”

李臣简道是,在一旁的圈椅里坐了下来。

“官家的身后事,他们已经开始商议了吧?”皇后说起这些的时候表情平静,虽然往后再不是她主事,但问一句,至少知道官家不会受委屈,心也就安了。

李臣简在椅上揖手,“请圣人放心,内侍省官员都已任命妥当,余下的事,大哥一应都会亲自过问的。”

皇后点了点头,喃喃说:“太后因官家的病情,急得卧床了,我也顾不上那头,只能守着这里。”

李臣简料想她必定担心自己将来何去何从,便道:“圣人放宽心,大哥说过,日后的尊号等,一应都按祖制,绝不会慢待了太后与圣人的。”

皇后淡然笑了笑,“那些东西,我早已经不在乎了,就算上了太皇太后与太后的尊号又怎么样,人家有嫡亲的祖母与母亲,届时两宫并行,不过占个名头罢了。”说着望向官家,悲戚地说,“我只是可怜官家,他一生筹谋,没想到最后竟这样收场。前阵子一再削弱你们的兵权,甚至听信那个所谓的赃证将你圈禁起来,你心里一定很怨恨他吧!”

李臣简迟疑了下,似乎听出了皇后话里的一点弦外音。

他抬起眼来,皇后微微捺了下唇角,“不要恨他,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保全你。你们三兄弟争权,明里暗里你来我往,官家心里都知道,将三郎调回上京,是为了防止他在外拥兵自重,可官家心太软,仍旧给三郎留了余地,才弄出十五兵变,让他攻到内城来。”皇后调转视线望向他,“有一桩事,你到现在都不知道,其实官家一直属意于你,甚至已经立好了诏书,等压制住了大郎和三郎,就立你为太子。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功败垂成。如今大局已定,多说也无益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官家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也不是真心想惩处你,你对官家不要有任何怨恨,他也有他的难处。”

李臣简不动声色,内心大受震撼,但这震撼也不过一瞬,很快便消糜于无形了,他沉默了下道:“臣多谢官家厚爱,但臣才疏学浅,难堪大任,只愿辅佐大哥,尽心匡扶社稷。臣也从来不曾怨怪官家,一切幸与不幸都是上天对臣的历练,臣顺应天意,不敢有违。”

他的审慎和克制,到了没人能挑出漏洞的程度,这样无喜无悲的人不做皇帝,实在是可惜。但命该如此,也没有什么可纠结的,毕竟瞧瞧榻上躺着的那个人,就知道做皇帝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反正将实情说出来,就没有什么遗憾了,皇后垂眼道:“刚才那些话,我一生只说一次,不过让你知道其中原委,了了官家的心结。官家的事,这两日就要出来了,还要请你们兄弟辛苦操持。这里有我守着,你去吧,若有什么事,我再打发人去传你。”

李臣简道是,站起身长长作了一揖,却行退出了前殿。

外面夜风寒凉,天上的星也冻得摇摆不定,他略站了站,举步往值宿庐舍去了。

在庐舍内合衣打了一个时辰的盹儿,将到五更的时候,忽然听见福宁殿内哭声大作,他心下一惊,忙传令黄门给陈国公报信,自己匆匆赶进了殿内。

殿里宫人已经跪了一地,皇后趴在床沿号啕大哭。外面太后跌跌撞撞赶来,见官家直挺挺躺在那里,口中高呼了一声“我的儿”,便瘫软下来,晕厥过去了。

然后又是一片忙乱,官家要小殓,要传太医为太后诊治,好在跟前服侍的人多,待一切有了着落,李臣简退出来与陈国公汇合,拱手道:“大哥,命人鸣丧钟吧。”

对、对,这是首要的事,宣告官家驾崩,接下来新朝廷才好行事。

“当”地一声,禁中的钟被撞响了,这是一个信号,很快便蔓延至南山大小三百座寺庙,顿时声浪连成一张巨大的网,浩浩荡漾出去,把整个迷瞪的上京唤醒了。

檎丹进来替云畔更衣,有诰命在身的外命妇须入禁中,前朝起实行了“以日易月”之制,众人每隔七日哭临一次,直到满四十九日,这场大丧才算告终。

姚嬷嬷也来帮着收拾,嘴里还在感慨:“咱们梅娘子成婚也怪坎坷的,正逢着要成亲,官家又驾崩了。就算以日易月,十二日‘小祥’,二十四日‘大祥’,三日后方禫祭除服,这么算下来,又要多等一个多月。”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那么凑巧呢。云畔换上了命妇素服往前院去,略等了会儿便见太夫人等也赶来了,大家都摘了首饰一身寡淡,出门看,这个清晨,上京的街道空前忙碌,车队首尾相连,都是前往禁中的。

那厢拱辰门上已经开始分发丧服了,众命妇一身缟素进入文德殿,灵堂上摆满了蒲团,各自找到各自的位置后,便伏地大声嚎啕起来。

云畔在孕初,身子倒还未沉重,就是人乏累,一连跪上一个时辰,已经有些恍惚了。好在只是上午下午各一场,中晌大家聚在偏殿里喝茶吃些果子,还算轻松。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